悠游户外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84|回复: 5

"聂树斌案"到底是不是冤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5 20: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河北检方:"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
2013-06-25 11:30:50 来源: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石家庄)

1.bmp

检方意见

    今日上午9时,河北“王书金案”由河北省高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因此案被告人王书金落网后,主动供述自己是18年前聂树斌强奸杀害康某案的真凶,而备受关注。在此之前的1995年,聂树斌已因奸杀康某而被枪决。以下为河北省高院播报庭审现场情况。

    今天上午九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一案。

    参加旁听的有人大代表、学者、律师、新闻媒体记者及当地各界群众二百余人。

    聂树斌(1995年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被依法判处死刑)的母亲张焕枝和聂树斌的姐夫申请旁听庭审,法庭予以准许。

    上诉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的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所供述的在石家庄市西郊强奸、杀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

    上诉人王书金提出的自首问题,在第一次开庭时已经审理,合议庭决定此次开庭只对上诉人王书金提出的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构成重大立功的上诉理由进行审理。


    王书金上诉供述其在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构成重大立功的理由涉及两部分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因强奸涉及个人隐私,对此部分事实依法不公开审理;对涉及故意杀人事实部分,依法公开审理。

    辩护人发表意见认为: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可以认定应该是王书金所为。

    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答辩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


   辩护人要求查阅检察员在庭审中出示的证据材料,要求休庭做辩护准备。合议庭认为辩护人的要求符合法律规定,同意辩护人的请求,宣布休庭。开庭时间再行确定。




 楼主| 发表于 2013-6-25 21: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书金案今日再审 或揭开聂树斌案疑团
2013-06-25 02:25:43 来源: 新京报(北京)

    核心提示:王书金案二审今日将在河北邯郸中院再次开庭。该案因王书金主动供述自己是18年前聂树斌强奸杀害康某案的真凶而备受关注。1995年,聂树斌已因涉嫌奸杀康某被枪决。日前,网上有传王书金会因“压力”翻供,王书金对此否认,称上诉理由仍是聂树斌案是自己所为。

        “一案两凶”事件回顾
    1994年8月5日

    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8·5”专案组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警方随即宣布破案。

    1995年4月27日

    经历一审和二审后,未满21岁的聂树斌,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逃犯王书金。其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其中一起细节、地点等,与聂树斌奸杀康某案高度一致。至此,聂树斌案也被认为“一案两凶”。

    2005年3月16日

    河北省委政法委向媒体承诺,立即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省公检法司机关参与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聂树斌一案,一个月内公布结果。但时至今日,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2007年4月

    邯郸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为由,向河北省高院提起上诉。

    2007年7月31日

    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不公开审理了“王书金案”,但至今未判。

    2013年6月25日


    王书金案二审在邯郸中院再次开庭。
    河北“王书金案”,将于今日上午9时,由河北省高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因此案被告人王书金落网后,主动供述自己是18年前聂树斌强奸杀害康某案的真凶,而备受关注。在此之前的1995年,聂树斌已因奸杀康某而被枪决。
    在此次开庭前,网上有传王书金会因“压力”翻供,但王书金的律师昨日在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后,转述称,王书金本人没有受到任何方面压力,上诉理由仍是聂树斌案是自己所为。王还称,自己是罪有应得,自己要承担,并不是外界所说替聂树斌承担。

    网传称王书金庭审将翻供

    2005年1月18日,逃犯王书金被抓获,其供称,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玉米地里的一起奸杀案是其所为。而之前司法机关认定的该案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王书金主动供述后,在审理王案过程中,检方未指控该起犯罪事实,法院一审未判决,王书金又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为由提起上诉,引发公众对聂树斌案的广泛质疑。
    此次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案,距离二审第一次开庭已6年。6月23日,最先报道《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原《河南商报》记者马云龙称,据来源可靠的内部消息,王书金将在今日庭审中,按照官方的要求,全面推翻8年来的供述,不再承认他是当年康某被害案的凶手。
    马云龙还称,可靠消息源还指出,为让王书金翻供,相关人员还把王书金从关押了七年多的广平县看守所迁到磁县看守所,让他和一直办理此案的干警分开;另外,从河北省直接派人住进磁县看守所,甚至和王书金同住一个监号,对他做长时间的“工作”,动员、诱导和强迫他放弃自己的一贯供词,最终王书金表示同意。

    王书金称无压力不翻供

    “一切正常,一切网上猜测均不存在。”昨日上午,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在会见王书金走出看守所后,向媒体记者说出这两句话。
    昨日上午,朱爱民和另外一位辩护律师彭思源一起,搭车前往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
    在看守所大门口办理手续过程中,朱爱民说,因一名工作人员称有领导前来视察,拒绝他们会见,后经与主办此案的法官沟通,朱爱民和彭思源于9时33分走进了看守所内。上午11时朱爱民走出看守所。
    据朱爱民介绍,就网上所传王书金会翻供,王书金本人称,他没有受到任何这方面的压力,上诉理由也没有改变。王还称,自己是罪有应得,自己要承担,并不是外界所说替聂树斌承担。
    昨日,河北省高院消息称,该案庭审将会部分公开,并将微博直播。

    追访
    律师:王书金不知今天将受审

    “还认识我吗?”这是朱爱民见到王书金后的第一句话。据朱爱民描述,王书金听到他说这句话后,连说:“咋不认识呢,认识,认识。”

    王书金精神状态好

    朱爱民转述称,王书金看到他后,整个人如释重负,“心里踏实多了”。朱爱民也笑称,看到王书金的状态,他也踏实多了。
    “这次会见王书金与6年前相比,他精神状态好多了,现在脸也白了,也吃胖了点,虽然还是话不多,但逻辑要清晰很多。”朱爱民说,王书金前段时间还患了糖尿病,经送往医院治疗后好转。
    “王书金并不知道他将出庭接受审理,当听说开庭后,他木讷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彭思源说,6年来,王书金接受过“工作组”、“法院”等工作人员的询问,也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曾转过5次看守所

    据朱爱民透露,这么多年,王书金曾转过5次看守所,直至最后到了现在的磁县看守所,并且已待了快一年。王书金自己称,虽然没有亲人看过他,但他在看守所内过得挺好,平时还有方便面吃。
    朱爱民还表示,会见后,王书金坚持他自己的上诉理由,因此“我在明天庭审中的辩护将不再做更改,但如果突发偶然状况,将随时改变我的辩护意见”。
    对于案件是否有新证据,朱爱民称暂未接到邯郸中院的相关通知。在昨日与法官沟通出庭注意事项时,法官也未提起是否有新证据。

    疑问
    1 久拖不审是否违法?

    据新华社报道,对于王书金案久拖不审,河北省高院一位法官表示,“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
    朱爱民律师介绍,这个案子二审相隔6年后再开庭,肯定已超审限,但现在因还未拿到最高法延期审理的批准文件,所以也很难确认程序是否违法。
    新刑诉法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在两个月以内审结。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以延长两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2 聂树斌案能否翻案?

    朱爱民说,就算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无关,聂树斌构不构成强奸杀人,这要看在侦查和庭审之中,证据是不是形成完整的链条。如果聂树斌案程序合法,证据材料特别充分,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这里面聂树斌就是罪犯。
    如果聂树斌案件中程序或者证据有问题,那么这个案件就是有漏洞的。无论王书金是否出现,判决聂树斌死刑立即执行都是错误的,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
    朱爱民说,目前来看两案有交叉关系,更应查请两案事实。

    3 王书金若定案有何影响?

    据聂母委托的现任律师刘博今称,若“王书金自称为聂树斌案真凶”一事,在此次审理中被检方公诉,且法院予以认定,那么聂树斌案不告自破。
    之后,针对聂树斌的案子,法院还要走再审程序,出一个无罪的判决,接下来聂母就可申请国家赔偿。


 楼主| 发表于 2013-6-25 21: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之母指责检方“胡说八道 称要继续申诉
2013-06-25 11:37:50 来源: 法制晚报(北京)

    法晚开庭:#聂树斌案疑似真凶受审# 休庭后,聂树斌之母指责检方“胡说八道。”她说检方出示的花衬衫和当初公安机关拿到他们家的衣服不是一件。张焕枝解释道,案发之后,公安机关到聂树斌家曾经让她指认过相关物证,“公安拿的是长袖。”张焕枝称,此次法庭展示的是件短袖的,“我不认,我要继续申诉。”


 楼主| 发表于 2013-6-25 21: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北政法委:望媒体勿用冤案字眼报道聂树斌案
2013-06-25 17:38:20 来源: 新闻晚报
http://news.163.com/13/0625/17/927VHQQ60001124J.html\


    今天上午9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一案。此次开庭只对上诉人王书金提出的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以下简称西郊案)构成重大立功的上诉理由进行审理,聂树斌(1995年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被依法判处死刑)的母亲张焕枝和聂树斌的姐夫被准许旁听庭审。另外参加旁听的有人大代表、学者、律师、新闻媒体记者及当地各界群众二百余人。上午11点,法庭宣布休庭。
    在法庭上,上诉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的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所供述的西郊案,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
    检方认为,西郊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该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理由有四点:
    第一,王书金关于被人害尸体特征的供述与西郊案实际情况不符。该案中被害人尸体身穿白色背心,足穿尼绒袜,颈部压有玉米秸,拿开玉米秸后,可见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王书金仅供述其强奸杀人被害人,没有供述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的情节。
    第二,王书金关于杀人手段的供述与西郊案的实际情况不符。该案中被害人尸体除颈部有花衬衣缠绕外,全身未发现骨折;被害人系窒息死亡,王书金供述的是先掐被害人脖子,后跺胸致被害人当场死亡。
    第三,王书金关于作案具体时间的供述与西郊案实际情况不符。
    第四,王书金关于被害人的身高供述与被害人实际身高不符。
    对于王书金供述的西郊案现场部分情况,检方认为,西郊案发生在1994年8月,案发时,王书金就在案发现场附近的工地打工,工地距现场距离100米左右。据王书金供述,在打工期间,王书金中午不休息,经常在工地周围转悠,对现场周围的环境、道路、地形比较熟悉。该案案发后,公安机关曾找过王书金及其工友了解情况。 8月5日被害人下班失踪后,其家属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组织人员进行查找,被害人衣服和尸体被找到后,公安机关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察,不少群众围观。所以王书金供述的现场情况不足为奇。

    “一案两凶久拖不审”曾引发质疑

    据新华社新媒体电
    作为发生在1994年的一桩强奸杀人案“凶手”,河北省石家庄人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2005年,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河南警方抓获,他主动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与聂树斌案高度重合。由此,“一案两凶”引发舆论长期以来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聂树斌案是否是一桩冤案?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5日将开庭审理王书金强奸杀人案,虽暂时不可能彻底解开悬念,却至少能让公众从侧面了解更多聂树斌案的相关信息,这离查明最后的事实真相显然又前进一步。

   “凶手”伏法10年后又现“凶手”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市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身亡,当时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于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同年10月9日被逮捕。
    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5年4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聂树斌很快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一名可疑男子,经审讯这名男子交待自己叫王书金,河北省广平县人,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4人,其中有“1994年曾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害一名妇女”的内容。在移交给河北省警方后,王书金得知这桩案件早就被侦破,“凶手”聂树斌已在10年前被执行死刑。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主要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于当年曾进行了二审开庭。
    2013年6月21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将于6月25日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这将是王书金案二审的再次开庭。

    “希望媒体不要用‘冤案’等字眼提前进行舆论审判”

    “王书金案时隔6年后才再次开庭,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 ”对于王书金案久拖不审的质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这样告诉记者。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透露,被告人王书金在2005年1月接受河南荥阳警方审讯时,就曾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害一名妇女,移交给河北广平警方后,王书金又供述过同样的犯罪事实,而当时外界还没有开始关注聂树斌案,可以说王书金是在没有任何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作出这些供述的,因此这些供述可信度极高。王书金案被媒体曝光后,聂树斌案才得到舆论高度关注。
    自从王书金案出现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就踏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为了给儿子翻案,张焕枝聘请了律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撤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对聂树斌做出的判决,依法对聂树斌案进行重新审理。“我每个月至少去一次河北省高院询问情况,每次法院都答复称‘你要耐心等待,我们一直在做工作’。 ”
    对于即将再次开庭的王书金案,张焕枝充满了期待,“虽然不是再审聂树斌案,但这毕竟是往前走了一步。 ”
    不过聂家聘请的代理律师刘博今没那么乐观,他认为,此次开庭审理很可能会维持原判,毕竟“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已经过去19年了,很多证据不好搜集,仅凭王书金的口供很难定案,而一旦出现这样的结果将增加聂树斌案翻案的难度。
河    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目前还没有就是否再审聂树斌案做出明确表态,也拒绝了刘博今对聂树斌案卷宗阅卷的申请。对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由于还没有确定再审聂树斌案,所以律师暂时无法阅卷。
    河北省政法委一位负责人表示,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引发舆论持续关注,河北政法部门坚决支持媒体对司法公正的监督,但也希望媒体尊重法律,不要直接用“冤案”等字眼提前进行“舆论审判”。这位负责人强调:司法部门一定会公正审理王书金案,一旦聂树斌案核查工作结束,也会向社会公布结果。

    本文来源:新闻晚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5 21: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3-06-25 02:30:17  新京报 社论

二审王书金,要让公众看到真相

    今天,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二审开庭审理王书金奸杀妇女案,上一次开庭还是在2007年。王书金案的最终判决,将决定聂树斌案能否真相大白。

    河北高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王书金案二审,将及时播报庭审相关信息。通过微博及时发布庭审信息,以司法透明,满足民众对于此案信息的渴求,这无疑值得肯定。希望这样的“及时发布”,名至实归,司法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应该在民众看得见的情况下实现。

    王书金案二审来得相当曲折。据报道,1995年,时年21岁的工人聂树斌被认定为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并被执行死刑。十年之后的2005年,王书金被警方抓捕后供认了其犯下的多项罪行,其中就包括聂树斌的“奸杀案”;在不知此案“已破”的前提下,他详细供述了案件细节,并指认了现场。

    当人们以为真相即将大白之时,此案却被意外“停摆”。2006年审判王书金案时,玉米地奸杀的罪行却未受司法机关追究,甚至在开庭时,他还多次主动供述这一罪行,却被主诉检察官和法官以“不要说与本案无关的事情”为由喝止。2007年4月,王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他以“未起诉他在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为由提起上诉,2007年7月,河北高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庭,直到今天的第二次庭审。

    这六年里,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无数次申诉鸣冤;这六年里,多名法学家、律师为聂树斌案奔走呼告;这六年里,媒体多次报道以推进案件进展;这六年里,王书金案、聂树斌案像司法公正的一处溃疡,时时传出隐痛,却不被治愈。

    按《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二审的时限至多为3个月,而本案却长达6年,二审此案已远远超出法定审限,其中原因何在?从2005年王书金落网认罪,到如今已有8年,真相没有到来,正义也没有到来。

    上周传出今天将开审王书金案的消息之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官方微博也正式推出。然而,这一微博却迎来了许多网民的质问:聂树斌何时平反?而在开审前夕,网上更是流传出王书金可能会“翻供”的传言。

    尽管,网民的判断不能代替司法审判,尽管,传言并不意味着事实,但是也由此可见此案,公众关注度之高,以及对司法公正的狐疑心态。

    王书金是不是奸杀案的凶手?聂树斌有没有被冤枉?都需要依法审理。而最要不得的就是延续一审的“鸵鸟政策”,回避奸杀案、回避对聂案的再审。如果奸杀案确非王书金所为,那么更需拿出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和逻辑,说明王何以能凭空指认奸杀案的现场。

    8年了,很多人等了太久。这对于司法又何尝不是一个尴尬?对于正义的拖延、对于可能错案的回避,时时刻刻都在损害司法公信。二审王书金,能否给出聂树斌案的真相,为这一切开始画上一个句号。

    而当事司法机关若以透明的程序、坦诚的态度,依法审理王书金案,击破种种传言,还公众一个真相,也正是重建司法权威、司法公正的重要契机。

 楼主| 发表于 2013-6-26 11: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悠游户外

GMT+8, 2019-7-23 21: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