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户外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894|回复: 8

灾区最大问题是物资短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3 14: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灾区最大问题是物资短缺
2013-04-23 01:47:00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目前重灾区仍然急缺食物、水、帐篷、棉被、药品和消毒剂等物资。

    由于市政管线损毁,清水池严重破坏,水源点遭到破坏,承担着重要饮用水功能的芦山县二水厂相关负责人表示,预计22日晚上,厂里囤积的300立方米水源就会用光。

    芦山县自来水厂经理表示,虽然目前他们已经在玉溪花园设立一个临时集中供水点24小时不断供水,部分道路也恢复了供水,但缺水仍然十分严重。

    在天全县,由于地震对国道318线上的宁康堰损毁严重,为了保证国道安全,宁康堰已关闸,天全县上万人严重缺水。

    龙门乡在地震中水厂严重受损,供水主管网受损130公里,支管受损70公里,城区3万人饮水困难,农村8万人饮水困难。

    雅安地震灾区的芦山县双石镇为退耕还林,耕地所剩不多,村民们并不种植稻谷,而是习惯购买粮食。村民大多没有存粮,手里的粮食顶多能坚持二到四天。“镇里现在需要的是物资。”双石镇书记宋政说,“这里需要3000顶帐篷,8000多人的口粮。奶粉、柴油、汽油紧缺。”

    宋政已经派出了6支小队,前往县城寻求帮助。“最后等来的物资,只有一车酸奶。”

    在芦山县太平镇,消防前线总指挥部所在的派出所的空地上,扎了一排雨棚。由于缺少帐篷,数千群众只能在雨棚里坐在凳子上过夜。一些村民把从废墟中挖出的沙发搬过来,供小孩休息。

    村民们在镇口道路两边挂起牌子,上写“缺水缺食品”“缺帐篷”。红星村的一位高三女生对记者说,地震后,由于道路堵塞,救援物资运不进来,他们村里还没领到救援物资。

    另外,药品缺乏也十分严重。据参与灵关镇医疗救助工作的宝兴县中医院杨院长介绍,临时医疗救助点已处理了200多例伤情,其中10个伤者因伤势 严重已通过救护车转往其他医院救治。现有36人继续治疗,虽然从医院废墟中抢出部分药品,但不能满足需求。其中8名伤者情况不容乐观,但受制于交通因素,迟迟无法转院。
 楼主| 发表于 2013-4-23 14: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外交部发言人:目前中方搜救和医疗人员有保障,救灾物资充足
2013年04月21日 16:13:2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4月21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1日在此间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对国际社会的慰问和支持表示衷心感谢。目前中方搜救和医疗人员有保障,救灾物资充足,同时考虑到灾区交通和通讯条件不便,暂不需要外国救援队、医疗队和救灾物资。

    秦刚表示,4月20日,中国四川芦山发生地震后,国际社会迅速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表示慰问和支持,一些国家提出愿意提供各种形式的援助。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表示衷心感谢。中国政府正全力开展救灾工作。目前中方搜救和医疗力量有保障,救灾物资充足,同时考虑到灾区交通和通讯条件不便,暂不需要外国救援队、医疗队和救灾物资。

    “如有需要,我们将适时向有关国家提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已发布了接受国际资金援助的联络方式。”秦刚说。
 楼主| 发表于 2013-4-23 14: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震区灾民露天住宿最缺帐篷
2013-04-23 03:01:37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因塌方不断,昨天下午,救援物资才陆续运抵宝兴县城。目前,绝大多数灾民被集中在县城3个安置点内,基本的食物和饮用水能够维持,但帐篷的缺口达到1500顶以上,许多人仍然要在冰冷的体育场看台上过夜。此外,因通讯未完全恢复,硗碛藏族乡、蜂捅寨乡等多个乡镇的灾情仍在进一步统计当中。

  数千灾民露天住宿

  宝兴县城沿着青衣江狭长分布,四周均为高山环绕。县城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房屋倒塌现象,但不少房屋均出现开裂,群众不敢回家睡觉。县城约2万人口,设置了宝兴中学、两河口、武装部和红军广场等4个集中安置点。

  昨天下午3点,宝兴中学操场上,大大小小分布了近百顶帐篷。“根本就不够用。”居民张国生说,地震后当天下午,驻扎在宝兴县的武装部就送过来不少帐篷,多数都安置在中学的操场上。第二天,县民政局又送来几十顶,但县城里的灾民无法全部解决,不少人用塑料布、帆布和竹竿搭建起简易帐篷,供临时居住。

  在一顶军用帐篷内,约30平米的空间,有5家人共22口人居住。毯子直接铺在地上,左右两边各躺11人,除了中间不足20厘米的过道,没有多余的空间。

  县城东口的街旁也搭建了一排十几顶帐篷,居民介绍,这些帐篷都是自己家的。地震发生后,楼房不敢居住,大家就凑了一些帐篷,四五家人挤在一起。

  但还有一些人无处安睡。在宝兴中学操场东侧,是一块数千平米的看台。看台上的所有空间都被没有帐篷的灾民挤占了,他们找来席子横铺在座椅上、过道上,勉强当做床,露天而睡。简易的床铺周围,堆放着锅碗瓢盆和食物,这高高的看台,成了众灾民临时的家。

  杨朝宗老人75岁了,他和老伴睡在看台最高处,仅指着两床薄被。他说,自己是县城的租户,由于年老体衰,等他们赶到安置点时,帐篷里面已经住满了。

  昨天晚上,气温较低,暂住在看台上的数千居民只能找来更多的衣物,盖在身上防寒。“没有办法,只希望救灾物资尽快进来。”一位灾民躺在座椅上说。

  食物仅够基本保障

  “现在剩的食物还能维持。”张大爷说,自地震以来,物资一直很紧缺。一些灾民的家没有完全坍塌,他们就在白天跑回去,将米、面、蔬菜从狼藉的屋内找出来,带到安置点。昨天下午6点,到了吃饭的时间,经常看到几个帐篷的灾民聚在一起,将各自剩余的粮食分享,一同做饭吃。“每天就是稀饭,将菜拌到粥里,煮着吃。”张大爷说,操场上不让生火做饭,但是没有办法,大锅饭不够吃,只能自己想办法。昨天一整天,他们的帐篷里只发了一袋20只装的小面包。

  操场的大门口,有一个50平米的大棚子,是简易的公共厨房。棚子里面有3个大铁锅和6个铝锅,10张课桌拼成的案板上有几十斤肉,地上有一筐筐的土豆和蔬菜。棚子外,堆积了近3米高的木柴。“气罐用来炒菜,木柴用来烧饭。”做饭的师傅说,县里的居民自发跑来帮忙,有的负责洗菜,有的负责切肉,有的负责炒菜,还有的负责烧火。蔬菜和肉都是从附近的7个乡镇聚集来的,这些饭优先供孤寡老人、残疾人和救援人员食用。虽然每个大锅的直径都有一米长,里面炖着满满一锅的土豆和肉,但供应整个安置点的所有人,是完全不够的。

  据了解,全县的4个安置点内,都有这样的公共厨房,食材全部由政府提供。

  县城最缺的是帐篷

  昨天,救援物资陆续运入宝兴县城。临近傍晚,一些救灾帐篷抵达,部分露天住宿的居民得以搬入帐篷。

  宝兴县民政局局长竹培生介绍,从目前的情况看,灾民的食物和饮水都能得到基本保障,县城最缺的是帐篷,缺口约在1500顶左右。他说,县政府此前有100多顶帐篷的储备,已经全部发放完毕,截至昨天下午6点,只收到26顶支援帐篷。

  此外,由于信号不畅,硗碛藏族乡、蜂捅寨乡等多个乡镇的灾情县政府仍未完全掌握。竹培生称,各乡镇正在逐步对受灾群众的食宿做出安排。地震发生后的第一天下午,宝兴县已经恢复供水。第二天,电信信号和移动信号恢复,道路开通。昨天下午6点,联通信号恢复。根据宝兴县的通报,硗碛藏族乡、蜂捅寨乡通讯已经基本恢复,供水厂能够基本运行,陇东镇已恢复供电。


 楼主| 发表于 2013-4-23 14: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芦山灾区水源紧缺 千年涌泉出水口快被舀光
2013-04-23 02:29:58 来源: 新京报(北京)

    道路抢通了,救援物资也进来了。现在,对震中的居民来说,最大的困难便是饮水问题。自来水管网基本破坏殆尽,井里河里虽然有水,因为担心水质问题也尽量避免饮用。他们能喝的水,只有数量极为有限的瓶装水。
    用最快的时间修复供水管网,是当前面临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但是,材料不足人手不足,对于分布于广大乡镇的供水站点来说,困难可想而知。
    新城架管道通上自来水
    地震后一天,竹元福就在新城区迎宾大道西边的老百姓居住区通上了水。
    竹元福是芦山县自来水厂总经理,地震发生后,他接到了上级政府的死命令,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居民用水。这让他很紧张。
    昨日,在迎宾大道上,竹元福左手拿着一袋饼干,右手拿着手机打电话。他说,为了尽快让抗震救灾指挥部所在的新城区尽快通水,他的电话是接连不断。
    通水了,但老百姓却不敢住进去。他们都选择住在空地上搭建的帐篷里。
    无奈之下,竹元福只好改变计划,准备在路上架设临时管道。
    “肚子饿得咕咕叫”,竹元福说,趁电话的空隙时候,他吃上一口面包或饼干,用来充饥。经过一宿的努力,他看到迎宾大道边上的水龙头,冒出哗哗白水。
    他觉得是“久违的喜悦”。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目前县城内已有4条街道已通水。
    老城管网遭毁灭性破坏
    新城区管网建得晚,用的管道也不一样,这次只遭到局部破坏,恢复供水相对容易。“只需维修人员花时间修补,不需要全部重新铺设。”
    但老城区就没这么顺利了。芦山县的自来水管网大约铺设于10年前。2008年汶川地震对老城区的影响较小,基本能正常工作。
    但这次地震,后果完全不一样。芦山县水务局局长曹健说,“老城区绝大部分地下管网,遭到了毁灭性破坏,要恢复很难。”
    老城区需要重新铺设管网,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曹健说,第一批管子才刚运到县城。“重新开挖在短时间内不可能。”
    芦山县自来水厂总经理竹元福也认为,现在花时间去抢修这些管网是不科学的。除了技术原因外,他们必须考虑到抗震救灾的形势:如果进行开挖道路铺设管道,这会给其他方面的救援活动带来影响,比如物资运输;即使真的开挖道路,也只会选择在深夜。总之,速度肯定是非常之慢。
    他们只得计划在老城区内设立几处集中供水地,来满足老百姓的需求。
    除了管网遭遇毁灭性破坏,5年内的两次地震,亦让芦山县的水厂“伤痕累累”。
    芦山县水务局局长曹健说,芦山县的水厂现在基本都是带病工作。
    第一个水厂在汶川地震后,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后开始重建,原计划一期在今年5年开始投入使用。但突如其来的地震,再次破坏了它。
    第二个水厂日供应5000方,但在这次地震中也受到很大影响。第三个水厂水源来自山上的泉水,流量少,日供应3000方。
    目前,这两个水厂都在运行中,但供应量大大减少,二厂只能供应原来的一半,三厂只有六分之一。曹健说,他们准备对正在建设中的一厂进行评估,如果可以修复的话,日供应有1万方,到时候可以代替二、三厂,“完全可以应付整个县城的用水。”
    乡镇供水恢复难度更大
    在芦山县受灾更严重的乡镇,供水问题同样紧迫。
    芦山县水务局分管农村供水的负责人李红强说,地震前乡镇有76处供水站点,可以满足8万人的用水需求。但是地震造成这些供水站三方面的问题,一是取水口的毁坏,第二是厂区遭到破坏,第三是地下管道被破坏。目前供水量只有以前的40%。而地震给农村供水系统直接造成的损失更是达8000万元之巨。
    乡镇管网分散,修复面临的难度更大。首先是库存材料不足,比如管道;其次是人力不足,技术力量不足。
    李红强说,芦山县76个供水站点散布在9个乡镇。一个供水站大约有4人,小的供水点工作人员只有1人。
    除了8个供水站由当地水务局直管,其余68个都是由村或者组来管理,工作由当地农民兼任,不支付工资,业务由水务局负责进行指导。
    地震后,政府每次开会都强调饮用水安全,李红强说,“我们最担心的还是这68个。”这次灾害发生后,他也曾听说有乡镇的村民喝水后出现肠胃不适,但最后没有具体结论。他们每次下乡都会宣传让村民们喝水要把水烧开之后再饮用。
    技术人才的短缺,也是面临的最大问题。供水系统的修复,当地水务局的技术人才不够,急需协助,“专业的技术人才,使用专业的机器设备,才能提高效率,缩短修复时间。”
    芦山水困境
    【城区水厂】
    一水厂正在建设中。
    二水厂设备损毁严重,供水量减至50%。
    三水厂供水减少80%。
    【城区管网】
    主管网130公里受损,支管受损70公里,城区3万人饮水困难。
    【乡镇供水】
    76个供水站点不同程度受损,供水量减少60%。损失约8000万元。
    农村8万人饮水困难,目前以瓶装水供给为主。
    声音
    专家建议水质检测应成常态
    地震会影响当地水源,当地官员证实暂未发生严重水污染
    芦山县水务局工作人员、曾多年担任水站负责人的张芝孝说,实施全面供水前,需要对水站的水质进行检测,“防止地震导致有毒矿物质进入水体,水质检测合格后,根据汶川地震的经验,不到一周就可以恢复供水。”
    对于群众担心的水质问题,昨日,四川省卫生厅芦山地震前线指挥部相关负责人邹礡证实,一般来说,地震灾害后会造成灾区水源的污染,水源的杂质增多,如果防护措施不当很可能会造成水源的细菌量增加。对于当地灾民来讲,他们平时喝的水一般都是当地的河水或者井水,这些水如果饮用不当容易引起腹泻等症状。
    四川省卫生厅已经要求所有赴灾区救援的医疗人员做好培训,告知居民从当地取用的水,一定要煮开才能饮用,同时建议大家尽量使用瓶装水。
    环保专家汪永晨认为,对于灾区急需饮用水的问题,村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会饮用井水、河水,“救援队或者援助机构,应当携带检测水质设备和清洁水质设备,将检测灾区水质作为一种常态。”
    邹礡同时还证实,目前在芦山地震灾区还没有发现水发生严重污染的情况,也没有发生任何疫情。
    现场1 芦阳镇金花社区
    一瓶水淘米洗菜洗碗洗手
    李涛拧开一瓶矿泉水,嘴咂摸下瓶口,倒进米盆。淘完米后,淘米水又倒进一只塑料盆,“还可以洗菜,洗完菜后,还能洗碗洗手。”
    4月22日早晨8点,芦阳镇金花社区村民李涛正用瓶装矿泉水熬稀饭。如今,他只剩6瓶矿泉水,用来维持一家六口的饮食。
    地震导致自来水管道破裂,供水中断。和所有村民一样,李涛收到了镇政府的赈灾救济,每人每天两瓶矿泉水,“做饭、喝水都很难满足,更别说刷牙洗脸。”
    尽管村子里有一口井,但村民间流传着“地震后井水不能喝”的说法。有村民将井水打出,发现水质浑浊,没人敢用。李涛说,这是5·12地震学来的经验,担心有毒。
    21日下午6点,30多名村民集资,让一名村民开车去清衣溪对岸的自来水厂买水,“水厂的水免费,好多人都去抢,我们抢了最后两吨,水厂就关门了。两吨水大家分了,每户还不到一桶。”
    为了维持用水,当天晚上,李涛和五六名村民步行五六公里来到市区,“有志愿者免费发水,可惜那是救灾的水,一人只能给一瓶。”
    一些无法维持的村民求水不得,开始取河水洗菜做饭。64岁的乐怡香听说,地震后的河水不能喝,“但我们喝的水,从后面的印太山淌下来,是山泉水。”
    事实上,救援队曾试图解决周边村民的饮水问题。村民李建军看到,一辆迷彩的大型净水车,在21日早晨开进芦阳镇吕村坝,将净水据点设立在已经浑浊的清衣溪上。村民们提着大大小小的水桶,到净水车前取水,“可能是取水的人太多,车子下午就坏掉了。”
    现场2 清仁乡大阪组
    每户不论人数一天3瓶水
    芦山县清仁乡大阪组的村民胥开群和70多名乡亲,地震后共同安置在当地一家面粉场内。唯一的饮用水补给,是乡政府每天给每户发放的3瓶矿泉水,不论人数。
    “一个人都不够喝,尽量节省给娃娃。”胥开群说。
    当地乡政府称,目前只能保障饮用水,生活用水还需要村民通过自救解决。
    胥开群所在的大阪组,自来水已经完全中断。好在当地有在楼顶修建蓄水池储存雨水的习惯,她和邻居们靠着这些水,支撑了两天。
    4月22日,蓄水池见了底,胥开群想起,10里地外有一条河流,她一早便催促丈夫,骑着电动自行车去那里打水。
    这也是离大阪组最近的一处水源,是岩崖上落下的山泉水汇集成河,这里的水看起来较为清澈,没有杂质。
    但雨水或山泉水的水质究竟如何,胥开群心里没底。
    另一个清仁乡的安置点,横溪村村委会,背后就是一条河流,有人提出直接从河中取水使用,遭到另一村民的反对:“上游会漂过来死猪死鸡,还有粪便,可能会有疫情,这水不能用。”
    山后的双石镇双河村的村民,家中仍有打井的风俗,但村民不敢使用井水:“地震发生后,水里的矿物质太多,不敢喝。”
    现场3 芦山县城
    千年涌泉出水口快被舀光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位于县城内玉溪河边上的千年涌泉,可能不会再引起当地老百姓的关注。
    昨日,在这个涌泉边上,围了二三十位当地老百姓,舀水的、洗头的、洗衣服的、洗菜的。
    家住老城区的程女士已经一周没有洗头了,因家里没水,她觉得自己全身酸得发臭,实在忍不住,就拿着脸盆来到这里。
    地震之后,她再也没有回过自家的房子。她家在四楼,她怕上楼有危险。
    没有饮用水,她就管一个开超市的朋友拿了几箱。
    不知道停水的日子会延续到何时,所以她决定,一天只喝一瓶水。家里的老人不敢多喝水,喝了要上厕所,上厕所需要冲水,“总不能拿矿泉水去冲厕所吧?”
    今年75岁的老王所在的东城社区芦山幼儿园安置点,离涌泉大约有两里地。
    安置点的年轻人,每天都背着水桶灌满后,送回社区。
    老王说,涌泉分成三个阶梯,出水口在第一个阶梯。以前的泉涌冒出的水,都淹没了三个阶梯。但现在出水口的泉水已经快被舀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4-23 14: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芦山灾区水源紧缺 游泳池成最重要水源
2013-04-23 03:08:03 来源: 新快报(广州)


    龙门乡古城村高全良一家房屋受损严重,由于物资紧张,一家人昨天下午3点才吃上午饭。 新快报特派记者孙毅/摄

    新快报讯 强震发生后,芦山县城、各乡镇的通水管中断,水源问题首当其冲困扰灾区。昨日,记者在芦山县城的多个安置点看到,灾民可以按照次序在矿泉水派发点领取到矿泉水,灾区矿泉水的供应也从未中断。为保障水源持续,当地卫生部门选取位于县城一家在震前刚蓄满水准备开放的游泳池,将池中水作为当地最重要的水源予以保护。

    泳池成了救命稻草

    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的救灾官兵4月21日就抵达了地震受灾较严重的龙门乡,选取龙门乡河流,用野战多功能净水车为灾民取水。昨日上午,得知位于芦山县城体育馆旁的大型游泳池内储有大量水源,城内又缺少固定水源,官兵们立即驱车抵达。
    下午1点,记者看到,游泳池共有3座,每个池内都储存着大量水源。在正门处,临时手写的“应急水源保护地严禁进入,该游泳池水请勿直接饮用,为了您及家人的健康请将水烧开后使用,用于日常洗漱用水也应烧开后使用。”

    严守的看门人称,新建的游泳池在震前刚刚装修好,蓄满水正等待开门营业。“水还剩下原本的4/5,现在用来救急。”

    灾民做饭都不够水

    芦山县卫生部门发现游泳池内的“宝藏”后,立即将泳池封锁,并向池内投入了消毒剂。不久后,野战多功能净水车开来,水管连在车内,开动车内马达,车上的出水管将纯净水导入军用蓄水带。

    军用蓄水带在12点蓄满水,附近的灾民陆续来到游泳池边取水。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副院长李志强说,游泳池内的水现在是芦山县城最大的水源,初步估算以野战多功能净水车的出水速度,可连续供应10天。“我们现在的任务一方面是供水,一方面是在城区周边区域寻找水源。”

    重灾区最缺的就是水源,昨日傍晚,记者在龙门乡采访时,灾民向记者反映最缺乏的物资就是水源。古城村月光山组组长郭洛兵称,现在灾民只能靠赈灾机构派送的矿泉水为计。“中午的时候每个人领了1瓶,但如果拿来做饭,远远不够。”


 楼主| 发表于 2013-4-23 14:4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全县灾区救援冷清 数千灾民获8顶帐篷
2013-04-23 03:27:07 来源: 长城网-燕赵都市报(北京)

    4月22日,震后第三日,本报记者来到同属地震灾区的天全县采访。与芦山县城迎宾大道两侧遍布的各中央和省市级机构设置的救援站点相比,昨日的天全县有点冷清,看上去县城内没有较为明显的房屋损坏现象,但居民们对余震心怀恐惧,不敢到自己家中居住,因为他们那老旧的房子大多出现了裂痕,成了危房。对此,记者在多个乡镇采访时,有村民和官员不无担忧地表示,“天全是一片站着的废墟。”

    老城区受损严重,有村民住进猪棚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严重的地震,汶川地震那年我们这里也没有震这么厉害。”城厢镇居民于志华说,她家在解放街上,房屋有一定损坏,后来她挨家挨户走访附近的街区,发现类似情况比比皆是。

     据了解,解放街是天全县的老城区,历史悠久,临街房屋多为木结构,屋顶覆以瓦片。居民们说,红军长征时便走过这条街,那时的街道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此次地震后,不少住户的屋瓦和墙体损坏,甚至有房屋整体歪斜,随时有倾倒的危险。

    高守进今年48岁,是天全县医院的一名职工,一直住在祖上留下的一处老屋。地震发生时,他推着自行车正准备上班,忽然地面猛烈摇晃,还没反应过来,厢房房顶的屋瓦哗啦掉下来。“险些把我埋起来了,砸中了我的鼻梁、后背和腿部。”鼻梁上贴着白纱布的高守进说,现在他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不仅厢房房顶和一面墙损坏严重,他家的北屋屋顶也见了天光。走进屋内,瓦块将家中物品砸得乱七八糟。

    屋内一片狼藉,无法居住,周边又没有亲戚投靠,也没有搭建帐篷的材料,睡觉成了难题。“正好我有一间闲置的房屋,这个屋子完好无损,里头的三头大猪和一头小猪都没事。我索性就从一堆废墟里刨出一张单人床,摆在猪住的房间的一角。”高守进说。

    这猪棚因为通风不畅,室内臭气扑鼻。高守进的单人床,就摆着房屋的西北角上,床上放着被褥、枕头和手机充电器等物品。“这么臭,能睡得着?再说好几头猪,吵不吵?”面对记者的提问,高守进回答说,晚上经常下雨,住猪棚总比在外边淋着强啊。

    高守进说,他妻子没有稳定工作,他工资又低,所以尽管结婚多年,一直没在天全新城区买单元房住。他说:“现在连老房子都没法住了。”

    解放街北侧的黄铜村,有一栋上世纪70年代建的水厂宿舍楼。地震中,这栋5层的老楼没挺住,多处墙体出现大面积裂缝。4层住户周克勤告诉记者,他家中的房屋不仅墙面脱落,连部分承重墙的砖也都掉了下来。“我们每次上楼都战战兢兢的,觉得这楼随时要倒掉。”

    三四千人,只来了8顶帐篷

    城厢镇下属的解放街、黄铜村等社区,有居民三四千人。记者走访了多户民宅,均不同程度存在着墙体裂缝等问题。

    “有些裂缝挺大,我们都不敢住了。”于志华说,虽然房屋没有明显外伤,但是内伤严重,有较大的安全隐患。再加上震后余震不断,居民们大都选择住在室外。但是,由于当地地势高低不平,平地较少,村民找不到合适的空地,找来棍棒、塑料布等物,就将帐篷搭在一片坟地里。

    采访时,城厢镇的镇领导和村民们一起安装刚刚运来的帐篷。“三四千人,只来了8顶帐篷。”于志华认为,这说明外界对城厢镇的灾情还不够了解。

    天全县委宣传部的戴部长表示,天全县与芦山县毗邻,新华乡、前进乡、大坪乡等乡镇,房屋损坏都挺严重,部分村庄百分之百的房屋受损。建筑损坏已造成全县5人死亡,两人失踪,811人受伤,其中达到重伤的有81人。“虽然没有大面积的房屋倒塌,但是很多房屋的结构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实际上,天全是一片站着的废墟。”戴部长说,现在外界对天全的灾情了解不多,可能会对天全救援产生不利影响。

    急救医生杨博,三天只睡5小时

    杨博是天全县中医院骨科的主治医师,22日17时多,在急救工作稍稍缓和下来后,接受了记者的简短采访。

    他说,地震发生后十几分钟,医院就接诊了被砖瓦砸伤的外伤患者,此后,外伤患者不断被送了过来。上午9点多钟,他接到了院方领导电话说,本次地震震中在芦山,上级要求天全方面紧急组建急救小组前往支援,他被临时任命为急救小组组长。“我们一行11个人,分乘两辆急救车,上午10点半不到就赶到了芦山县医院,在医院广场上搭建的临时急救室里,我们马上投入到了紧张的处理患者伤口当中。”杨博说,不到3天时间,他接诊了55名外伤患者,其中最严重的一名胸口等部位受伤严重,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在经过紧急处理后,被送往雅安市医院。“地震当晚,我只睡了一个小时。第二天晚上,只睡了4个小时,一直到现在还没休息,但是一点不觉得累。”杨博说,看到一个又一个伤员得到治疗,病情缓解,他非常欣慰。

    天全水电恢复,正恢复往日节奏

    据了解,22日上午,天全县城内一度中断的供水和供电逐渐恢复,部分店面重新开张营业,城市正在恢复往日的节奏。但中小学复课时间,当地尚无明确说法。

    路边一辆大卡车的车厢被改造成临时的家,三个小女孩正在车厢内玩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课,老师让我们自己在家中温习功课。”其中一个女孩说,她家房屋出现裂痕,家人不敢居住,便临时住进自家跑运输的大卡车中。

    采访时记者看到,不少孩子在帐篷里打扑克消遣。地震对他们来说,似乎显得非常遥远。

    在天全县中医院前面的广场上,搭建着众多帐篷。原来在病房内居住的患者,也转移到了户外。每个帐篷前面,都写着科室名称。这么多人在户外,吃饭有一定不便。当地注意到这种情况后,从21日下午开始,每到饭点便免费提供方便面、面包等食品。

    22日17时30分,天全县妇联做好的大米粥和豆腐条等食品运到了广场上,陪床的患者家属们自觉排队领取。刚刚领到食品的翁初说,能免费吃到热乎东西,有些意外,“这些措施挺能温暖灾区百姓的心的”。

    死亡4人,失踪1人,伤811人全县经济损失272亿元
    天全受灾严重

    据四川省天全县有关部门介绍,4月20日发生的地震中,由于与震中芦山毗邻,该县受灾严重,灾情覆盖全县15个乡镇。震情发生后,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抓紧开展抢险救灾工作,组成15个工作组开展抗震救灾工作。据初步统计,截止到21日0时,全县死亡4人,失踪1人,受伤811人,其中,重伤82人。全县受灾损失达272.3614亿元。其中,直接经济损失231.0003亿元,间接经济损失41.3611亿元。由于受灾严重,天全县目前急需板房、帐篷、食品、饮用水、药品等救援物资。


 楼主| 发表于 2013-4-24 17: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单从这张照片看,村民的房子并没明显的受损。但他们可能觉得地震了,大家都在得到救助,他们就该得到一些。特别是,如果他们看到一些情况比他们更好的家庭都得到了援助,而他们没得,心理会更失衡。

    个人判断,地震对图片中的住户影响并不大,村民的食物一般都是自给自足,家里应该有存粮,确实无需什么食品援助。爱心确实需要理性,不能泛滥!

    未命名.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4-24 17: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这些村民的条件确实很糟糕,平时就应该得到政府的一些扶持和救助。

这种扶持和救助应该与地震无关。
 楼主| 发表于 2013-4-24 18: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QQ截图20130424183916.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悠游户外

GMT+8, 2019-8-19 20: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