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户外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轻舟悠游

沉痛哀悼钱云会先生,向钱成宇、王立权这样的汉子致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3: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警方公布乐清钱云会案现场勘查照片
2010年12月28日23:48新华网
http://news.qq.com/a/20101228/002018.htm#p=1


45199572.jpg
45199571.jpg
45199579.jpg
45199573.jpg

    乐清蒲岐“12.25”交通肇事案件发生后,12月28日凌晨,温州市公安局按照市委专题会议要求,立即成立调查组,调集专门警力,连夜对案件进行进一步深入细致调查。28日下午,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主持召开案情分析会。警方介绍,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看,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案件发生后,温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调查组,按照依法、科学、公正、严谨的要求,调集交警、治安、刑侦和刑事科学技术等相关警种精干民警,分4个工作小组进行深入细致、全面系统、有序周密的调查和侦查。从接处警入手,紧紧抓住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事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关键环节,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措施和手段展开工作。目前,案件调查情况进展顺利,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警方在案情分析会上介绍,民警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勘查复核,对肇事车辆进行了认真复勘,并对车辆碰撞位置和地面刹车痕迹进行科学鉴定。据介绍,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和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下午,记者采访了负责事发路段监控安装工程的中国移动乐清分公司。根据该公司出具的安装调试记录和电脑管理日志,事发路段监控于12月21日开始安装,事发时还处于联网调试阶段,25日中午12时52分录像存储成功。事故发生时,该处监控还在调试施工中,处于可视频浏览但无法存储的状态。

    目前,公安部门还在全面细致地进行调查,案件调查进展将及时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邵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3: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警方认定钱云会案为交通肇事案件
2010年12月29日23:21  中国新闻网  江耘 李飞云


    中新网温州12月29日电 (记者 江耘 李飞云) 今天晚上22时55分,浙江温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乐清就寨桥村村民钱云会死亡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

    温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沈强就乐清蒲岐“12·25”事件的调查情况进行了通报。并明确表示,经调查已经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据沈强通报,确定了交通肇事案件有多种理由,经调查排除了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受人指使、与受害人有仇恨关系,也排除了其主观故意可能性。

    专案组还对两名称钱云会被谋杀的目击证人进行了询问,也确定并无谋杀行为。“现场勘定来看,有多种交通事故痕迹,与被人压住碾压不符。” 沈强说。

    沈强表示,在综合多项证据后,也未发现有关谋杀等有异议的证据。

    沈强还表示,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所开的车有超载,应负交通事故主要责任。钱云会未确定安全前提下横穿道路,应付次要责任。

温州官方:钱云会案排除谋杀 系交通肇事
2010-12-29 23:18:34 来源: 人民网(北京)


    人民网温州快讯 29日晚10时30分,浙江省温州市在乐清召开“上访村长钱云会之死”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温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沈强在会上表示,钱云会命案事实已经查清,排除谋杀可能,确定为交通肇事案。经警方调查,村民钱成宇并未对“谋杀行为”进行直接目击。

    另据央视报道,12月29日下午,温州市公安局长叶寒冰就钱云会被碾死案接受央视专访,叶寒冰表示案情就目前侦查结果来看,可以完全排除钱云会是被蓄谋杀死的,惨祸只是交通肇事案。警方找了当时在场的第一和第二目击证人,两人均否认了钱云会被人按住且被车碾过的情节。肇事司机也明确表示并不认识死者钱云会,也没有受过任何人的指示。警方对第一目击者的控制是事出有因,群众在事发后对情况不了解,并围攻了民警,导致多位民警受伤。而第一目击者是参与殴打围攻民警的主要骨干,故对其依法采取措施。叶寒冰表示将对细节方面进行佐证,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已完全排除钱云会遭谋杀嫌疑。

(本文来源:人民网 作者:项锐)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警方钱云会案新闻发布会通报实录
2010-12-30 00:50:02 来源: 温州网(温州)
http://news.163.com/10/1230/00/6P44UV180001124J.html


    各位媒体朋友:

    很感谢大家在深夜仍参加我们的新闻发布会,感谢大家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信任。现在,我们将就乐清蒲岐“12.25”案件的调查情况进行通报:

    一、市公安局调查组工作情况

    12月28日凌晨,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主持,召集有市长赵一德,市委副书记朱贤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曹国旗,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市委常委、秘书长葛益平等市领导参加的市委专题会议,连夜对案件的处置工作进行研究部署,提出明确要求。温州市公安局根据市委专题会议精神,对乐清蒲岐“12.25”案件开展复查,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连夜赶赴乐清,进行专题研究、专门落实,立即成立了由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沈强为组长,市局副局长叶望庆、张文伟为副组长的专门调查组,下设案件侦查组、调查访问组、技术勘验组、人员审查组,以“迅速查清事实、严格依法办事、采取切实措施、确保社会稳定”为总要求,依法、客观、公正、高效地做好案件调查工作,要求把所有细节敲实,把所有证据链固定好,为查清事实、依法处理奠定坚实基础,真正取信于公众与媒体。两日来,我们本着对法律、对事实、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连续作战、昼夜工作,迅速开展各项案件调查工作,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案件事实真相。在调查中,我们:一是抽调和集中了刑事侦查、刑事科学技术、治安、交警等警种的精干力量,全力开展调查;二是从接处警入手,紧紧抓住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侦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关键环节开展工作;三是本着存疑必查的原则,积极回应民众和媒体的疑惑及举证,对该案的各个细节进行详尽、深入、客观的核查,不放过一个疑点;四是综合运用多种技术措施,对案件嫌疑人和关键证人的供述和证言进行多方核实,确保其真实可信。对肇事车辆的技术状况还专门委托温州长顺机动车司法鉴定事务所进行鉴定。

    二、案件结论和调查情况

    经过温州市公安局深入、缜密的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查清,证据已经固定。乐清蒲岐“12.25”案件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排除“谋杀”的依据:在调查中,我们:一是严格审查了嫌疑人供述的真实性、嫌疑人与死者是否有利害关系、是否受人指使等情况,并对其生活轨迹、工作情况、人际交往进行了全面详尽的调查,排除了其主观故意的可能;二是细致地开展了现场调查访问。既对公安机关已掌握的所有证人重新进行了询问、调查;又对目击证人钱成宇和网民提出的“第二目击证人”黄迪燕进行了询问,确定并无“谋杀”行为被直接目击。三是从现场勘查情况看,现场留有明显的车辆刹车痕迹、尸体拖痕、人车碰撞痕迹,与被人强行压住碾压的行为不符。

    认定交通肇事案件的依据:

    一是事故经过:2010年12月25日上午,费良玉驾驶皖K5B323号大货车从虹桥湾底村运送石料前往临港开发区围垦工地,9时45分许,途经虹南大道蒲歧镇寨桥村地段时,遇行人钱云会在车前方道路右侧向左横穿,费玉良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车头左侧碰倒钱云会,左前轮碾压其胸颈部,致其当场死亡。

    二是事故相关情况:

    1、驾驶员情况:费良玉,男,1979年8月29日出生,安徽省颖上县黄桥镇张庄村东海队人,经查,属无证驾驶,现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2、车辆情况:皖K5B323解放牌工程自卸车,行驶证车辆所有人:安徽省颖上县长春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实际车主费良玉,已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经查,核载12.405吨,超载35.020吨,超载282%,经温州长顺机动车司法鉴定事务所鉴定:肇事车辆行车制动原装载测试制动性能差,空载测试制动性能正常。

    3、道路情况:水泥路面,道路平直,路宽16米,其中约1/4因施工被占用,路面潮湿。

    4、死者情况:钱云会,男,53岁,浙江省乐清市蒲歧镇寨桥村人。

    三是交通事故认定依据:

    1、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费良玉供述确认:其驾驶车辆遇行人横穿道路时,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碰压行人。该事实与同车人员黄标的证词相符。

    2、通过调查4名目击证人,并未发现事故现场有其他可疑人员出现;

    3、对车辆接触痕迹的检验和地面刹车痕迹的勘验确认:有关痕迹的形成符合该交通事故发生经过。

    4、没有发现与上述情况有疑义的证据。

    四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初步意见:

    1、费良玉无证驾驶严重超载的机动车辆,发现行人动态后采取措施不力,以致造成交通事故,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

    2、行人钱云会在未确认安全的情况下横穿道路,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

    以上情况,有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110报警记录、现场勘验、车辆鉴定、当事人通话记录等予以证明。

    各位媒体朋友,乐清蒲岐“12.25”交通肇事案件的事实认定情况已向大家做了通报,真诚地欢迎各位对公安机关的办案工作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并予以监督。谢谢大家!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警方认定钱云会事故排除谋杀 依据有三点
2010-12-30 00:48:43 来源: 浙江在线(杭州)
http://news.163.com/10/1230/00/6P44SHMT0001124J.html


    浙江在线12月30日讯 29日晚上22时55分,温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乐清就寨桥村村民钱云会死亡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温州网记者通过微博对本次新闻发布会进行直播。

    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沈强就乐清蒲岐寨桥村“12·25”事件的调查情况进行了通报。沈强表示,经过温州市公安局深入、缜密的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查清,证据已经固定。乐清蒲岐“12.25”案件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公安部门还请了测谎专家对肇事司机进行测试,是否为人“雇佣杀人”,发现没有。

    沈强表示,排除“谋杀”的依据有三点:一是严格审查了嫌疑人供述的真实性、嫌疑人与死者是否有利害关系、是否受人指使等情况,并对其生活轨迹、工作情况、人际交往进行了全面详尽的调查,排除了其主观故意的可能;二是细致地开展了现场调查访问。既对公安机关已掌握的所有证人重新进行了询问、调查;又对目击证人钱成宇和网民提出的“第二目击证人”黄迪燕进行了询问,确定并无“谋杀”行为被直接目击。三是从现场勘查情况看,现场留有明显的车辆刹车痕迹、尸体拖痕、人车碰撞痕迹,与被人强行压住碾压的行为不符。

    据沈强介绍,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费良玉供述确认:其驾驶车辆遇行人横穿道路时,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碰压行人。该事实与同车人员黄标的证词相符。警方通过调查4名目击证人,并未发现事故现场有其他可疑人员出现;另外,警方对车辆接触痕迹的检验和地面刹车痕迹的勘验确认:有关痕迹的形成符合该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同时,没有发现与上述情况有疑义的证据。

    沈强表示,费良玉无证驾驶严重超载的机动车辆,发现行人动态后采取措施不力,以致造成交通事故,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行人钱云会在未确认安全的情况下横穿道路,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

    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陈星际在发布会上,就之前公安部门公布的现场勘查照片做了详解,涉及死者身体的擦痕、伞的情况等。据现场记者介绍,发布会上公布的很多照片是网上此前没有公布过的。照片显示,钱云会的右下腿有很多的磨损,右前臂处有多处擦伤等内容。

    另外,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今日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案件发生后,温州市委市政府极为重视,温州市公安局通过27日连夜工作,到28日下午,没有发现有谋杀的迹象。叶寒冰表示,警方通过调查,没有目击证人有看到“钱云会”有被人按着用车碾过去这样的情节,从整个调查情况看,目击证人都没有表明这是一个非交通事故。

    对于网友关心的为什么对第一目击者进行控制这个问题,叶寒冰表示,公安部门接到报警及出警过程中,由于群众当时可能不理解有些情况,中间有围攻出警民警的情节,有五六位民警受到不明事件情况的民众围攻,有位民警受伤还比较重。据现场调查的证据表明,第一目击证人是参与殴打围攻民警的一个主要骨干,所以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叶寒冰表示,要把这个事件办成一个聚光灯下的的铁案,整个证据要铁板钉钉、无懈可击。公安部门要把工作做得细而又细、实而又实,所以有些细节方面还要进一步佐证、印证,多方面地实施,围拢起来证实它。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击者称钱云会被三个戴口罩男子按到车轮下(图)
2010-12-29 08:14:39 来源: 南方日报(广州)
http://news.163.com/10/1229/08/6P2C0BGS0001124J.html


    核心提示:28日“钱运会案”出现一位新的目击证人,称“钱云会是被三个戴口罩的男子按到了滚滚车轮下”。温州警方按照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调查此事,后通报复查未发现“谋杀”证据。

2010122908133239648.jpg
20101229081334318b9.jpg
    昨日,钱云会81岁的老父亲钱顺南指着事发现场,涕泪四流。小图为钱云会生前照片(资料图片)。赵洪杰摄

    昨天是钱云会遇难第三天,死亡疑云仍笼罩在浙西临海小村。

    随着目击证人钱成宇被带走调查,村民的质疑声始终得不到有力证据。直至昨日傍晚时分,一名自称也是目击证人的新一村村民李海燕(化名)现身村庄,告诉记者们“钱云会是被三个戴口罩的男子按到了滚滚车轮下”,叙述时,她浑身颤抖。

    昨天凌晨,浙江温州市委召开专题会议,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调查处理此案,并按照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

    温州市委、市政府还明确要求,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做到信息公开,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

    目击者回忆

    “钱云会被反扭推向车轮”


    昨晚,一名自称是目击者的隔壁村庄———新一村村民李海燕突然出现在寨桥村。

    李海燕用夸张的手势配合着颤抖的声音。其叙述的过程是,12月24日上午9时许,她去蒲岐镇一个寺庙买六合彩,恰好经过事发的寨桥村村口,看到了被困住的钱云会,看到了停在路边的白色桑塔纳。

    此前,有村民称,看到刚出狱半年的村长打着一把雨伞走向村口的公路,之前还打了一段时间的电话。“三个男人,都戴着白手套、黑口罩,其中两个反扭着他的手,另外一个人掐住了脖子。”

    李海燕称,被掐住脖子后,钱云会有点昏迷。她曾上前好心劝阻,却被人一把推开,她只好怯怯地缓步离去。但当她回望之际,“一辆停在五六米远的卡车慢慢地开过来,三个人推着他背过去的双手,将脖子推向车轮下”。

    钱云会的妻子王招燕说,事发前几天,每到晚上钱云会都会担心“被人抓走”,天一黑就出门躲避。

    出事那天早上7时许,钱云会从外面回到家,大约看了一小时电视后,下了一碗面条给妻子,自己去隔壁的华秋村买了三包烟回来,之后带着雨伞走进凉风凄雨,在这之后,他的脖子被车轮压过。

    南方日报记者仔细查看了事发路段,钱云会被碾压的地方处于公路边的泥土路上,宽约半米,而水泥路足有三米宽。数位村民称,当时公路上没有堆积物,无法理解卡车为何要在泥土路上逆行。

    上访专业户

    4次坐牢3次与上访有关


    钱云会当了6年村官,坐了4年多的牢狱。

    “除了1992年那一次外,后面3次坐牢都和上访有关。”昨天上午,和钱云会同时在2005年当选村委的部分成员,在村委办公室集体接受了数十家媒体记者的采访。

    据这些村民回忆,2008年的所谓“非法转让土地”,是指钱云会将村里集体所有的13间房屋地基卖给村民,筹集了70万元,作为上访的费用。“上访是为村里争取征地补偿款,因此卖地基也是经过村民同意的,但是镇里没同意,就说他非法转让土地。”

    2008年4月,村委改选。绝大多数村民们表示只投票给尚在狱中的钱云会。新一届的村委,在村民们的抵制中流产。

    今年7月19日,钱云会刑满释放。村里安排了两辆车,前往金华的监狱接他回来。村民们回忆说,那一天,几乎全村的人都赶到十几里之外的104国道路口,夹道欢迎,鞭炮响个不停。

    “他的性格直,敢说敢做。”曾经担任钱云会副手的村民钱文福回忆说,2010年7月19日,钱云会出狱之后,曾召集村委成员开会。

    父亲出狱之后,儿子钱成旭和父亲有过一次长谈。他希望父亲停止上访。“我们是农民,现实点,像原来那样养点血蛤,每个月至少收入一两千元,日子也不错。”

    钱云会的态度依然坚决。“坐牢坐得药都吃不完,哪还有力气去养蛤?”父子之间为数不多的一次谈话,不欢而散。

    温州警方

    复查未发现“谋杀”证据


    昨日下午,温州警方发布案件复查情况,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据警方介绍,调查组从接警处入手,进行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侦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环节开展工作,截至目前,警方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警方称,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和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

    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目前,公安部门还在调查中。

    专家点评

    平息质疑要拿更多证据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认为,在27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于网友们提出的许多问题,乐清相关部门并没有在新闻发布会上给出有针对性的、专业权威而令人信服的解释,网友对此事持续质疑是必然的。

    人民网评论亦指出,“即使‘前村主任死于预谋’是谣言,这样的舆论风暴,也是当地政府为‘先在行为’付出的代价。死亡发生前的不作为乱作为,正是‘谣言’产生最根本原因。”

    喻国明表示,钱云会与政府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博弈关系,政府此前对他也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人们有理由怀疑此事背后有政府参与。他强调,政府如果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需要拿出更多的证据,并采取更透明的方式来操作,才能平息老百姓的质疑。

    “在得到任何有证据的比较严谨的结论之前,任何断言都是草率的。”喻国明认为,钱云会事件现在闹得很大,“如果钱云会之死真是当地政府指使,将是一个太大的丑闻,政府肯定会再三遮掩。”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赵洪杰发自浙江温州

    ●后方联动见习记者李秀婷实习生王巧爱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浙江乐清被碾死村长女婿称在看守所遭殴打
2010-12-29 06:31:22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
http://news.163.com/10/1229/06/6P2638DF0001124J.html


C7CCCD2F6EA5C5D9C0205E0248F3C52C.jpg
钱云会81岁的老父亲站在事发现场,为死去的儿子烧纸钱祈福。

    作者 早报记者 李云芳 葛熔金

    温州市公安局复查20小时公布:未发现“谋杀”证据

    通报称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   碾压致死 案件仍在全面调查,将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进展


    浙江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前村长钱云会之死引起温州市委重视,温州市委于昨日凌晨1时召开专题会议,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成立调查组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警方昨日约21时发布的通报称,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看,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昨日22时48分,温州警方又通过温州网向社会公布事发生当天的现场勘查照片。

    温州市公安局

    对现场进行勘查复核


    昨日凌晨1时,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赵一德连夜召开市委专题会议,并作出四条处理决定:实事求是,公正处理;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信息公开,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谁渎职、谁违法依法处理谁,严惩不贷。

    警方发布通报称,案件发生后,温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调查组,调集交警、治安、刑侦和刑事科学技术等相关警种精干民警,分4个工作小组进行深入细致、全面系统、有序周密的调查和侦查。目前,案件调查情况进展顺利,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民警还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勘查复核,对肇事车辆进行了认真复勘,并对车辆碰撞位置和地面刹车痕迹进行科学鉴定。据介绍,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和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钱云会死前

    通话记录已调取


    通报中再次提到负责安装事发路段监控工程的浙江移动乐清分公司称,事发时,该处监控处于可视频浏览但无法存储的状态。目前,公安部门还在全面细致地进行调查,案件调查进展将及时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

    对于被刑拘的钱成宇(或称“钱成委”)目击车祸发生一事和钱云会死前曾接到一个电话的问题,温州市外宣办主任张春校说,已调取钱云会的电话通话记录,包括对钱成宇的说法,也都还在调查中,“只有达到百分之百的把握,才能公布调查结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钱云会二女婿自称

    在乐清市看守所被打


    而被警方带走的钱云会二女儿钱旭玲和其丈夫赵旭于前天晚上回到家里。

    赵旭称,夫妻两人25日下午回家时发现现场已被警察包围,试图进去时被拦住,随后即被警察用警车带到蒲岐镇的边防派出所。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于当晚11点多,被送到了乐清市看守所。“在牢房里不打,因为有监控,去上厕所时就打。”赵旭比划着被打的地方,腹部还有小腿处,“你看我这样走路没事,走快就不行。”钱旭玲则表示,只在派出所做笔录的时候,被抓过头发。26日两人又被送到了乐清市救助中心,直至被放出。

    又有村民自称目击钱云会“被害”全过程

    寨桥村走访


    早报记者昨天在寨桥村采访时,忽然听到传闻称,邻村的华一村村民黄迪燕是目击者。早报记者找到黄迪燕,她说,当天9时30分许,她从距离事发地点不远的佛堂求佛回来路过虹南公路时,恰巧看到有三个戴着面罩、白色手套的人按着一个老人(事后知道是钱云会)。那三个正在行凶的人,分别穿着牛仔衣、青衣、灰色外套。其中,有两个人分别将钱云会的手臂后扳。钱云会开始叫过救命,但叫过两声后,三个行凶者用力将其“钳住”后无法发声。

    黄迪燕称自己当时过去试图阻止行凶者,但其中一个行凶者一把推开她,叫她“死回家去、死回家去”。一会儿,停在一旁的工程车启动,逆行而来。三个行凶者将钱云会推到车底,车轱辘从钱云会身上轧了过去。黄迪燕说, 随后工程车上的司机及副驾驶位的人和路上的三个行凶者一起乘坐一辆早已停在旁边的小面包车逃离。

    但黄迪燕的丈夫告诉早报记者,称其妻子精神有问题乱说的,后又称谁说谁就要被抓走。早报记者询问了黄迪燕家附近多个邻居,村民陈女士称,黄迪燕精神正常,人际交流时没啥问题,还常去玩“牌九”。邻居王小姐则说,黄迪燕走路有时会自言自语,跟他们交流上没啥问题,玩“牌九”也常赢,但就是“爱管闲事”。一位姓王的大哥也说,黄迪燕并无精神问题。再问黄迪燕,她说自己的女儿精神的确有点儿问题,但自己精神“怎么可能有问题”。

    而从黄迪燕向早报记者描述情况时候的表情和姿势看,其叙述流畅,动作比划都很“准确”。早报记者甚至还去旁边的佛堂看了看,也确实有一座佛堂,两个门上分别写着“济公庙”和“财元庙”。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警方将对钱云会案目击证人测谎
2010年12月29日15:14  新民晚报  曹刚
http://news.qq.com/a/20101229/001675.htm?pgv_ref=aio


45241848.jpg
村民们自发地在钱云会遇难的地方悼念他

    特派记者 曹刚

    “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发生4天后,依然扑朔迷离。当地政府目前已组建11个工作组,由十多名科局级干部和40多名乡镇干部参与,从今天起开始进村开展工作,以澄清事实真相,并做好交通事故民事赔偿部分的调解工作。

    昨天凌晨,温州市公安局成立调查组,不到20小时后,警方昨天下午透露案情进展,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同样在昨天下午,第二名目击者主动现身,声称目睹多名黑衣男子将钱云会推到车轮下。另一名目击者钱成宇相似的描述,也已在村里广为流传。但考虑到钱云会为村民利益奔走多年的特殊地位,目击人证言的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调查确认。

    据称司机与死者没有恩怨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乐清市公安局,温州市公安局专案组调查人员介绍,肇事司机费良玉不认识钱云会,并无恩怨。费良玉已被警方刑拘,经调查,他的犯罪动机已被排除。据他交代,案发当时,路上只有钱云会一人,没有“被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下压死”。

    这与目击证人钱成宇“凶杀”的说法截然相反。这名调查人员透露,钱成宇处理事件时参与打人,已被乐清警方行政拘留。接下来,他将接受温州警方的测谎。

    有人说,事故发生后五六分钟,来了近百名警察,由此质疑出警速度。警方回应,事发五六分钟后,确有警察赶到,但只是虹桥交警中队2名民警与蒲歧边防派出所的3名官兵。

    勘测现场时,有边防士官因身穿迷彩服,被闻讯赶来的村民误认为肇事司机,遭到围殴。随后,乐清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多名民警赶到现场,也被村民殴打。

    乐清警方陆续出动大批警力控制现场,6名村民因“寻衅滋事罪”被警方行政拘留,其中包括目击证人钱成宇及钱云会的部分亲属。从事发到最后一批警力赶到,相隔3小时。

    警方称未发现“谋杀”动机

    昨天凌晨,温州市公安局成立调查组,调集专门警力连夜调查。在昨天下午举行的案情分析会上,温州警方介绍,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看,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警方称,已调集交警、治安、刑侦和刑事科学技术等警种,分4个工作小组全面调查和侦查。从接处警入手,紧紧抓住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事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关键环节,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措施和手段展开工作。截至目前,案件调查情况进展顺利,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相似。

    与此同时,温州警方通过市官方新闻网站“温州网”,向社会公布多张现场勘查照片。包括车辆底部前轮轮轴附近的刮擦痕迹、泥地上有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印痕、前保险杠下方黑色横梁的刮擦痕迹以及被压扁变形且有擦划痕迹的雨伞伞骨局部照片。

    事发时监控录像还在调试

    温州警方在案情分析会上介绍,对车辆碰撞位置和地面刹车痕迹做了科学鉴定,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有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警方分析,钱云会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温州市委宣传部昨天发布消息称,事发路段监控安装工程由中国移动乐清分公司负责。移动公司出具的安装调试记录和电脑管理日志显示,事发路段监控于12月21日开始安装,事发时还处于联网调试阶段,25日中午12时52分起,录像存储成功。事件发生时,监控处于可视频浏览但无法储存的状态。

    第二名目击者看到“凶杀”

    事发后,多个村民证实,现场目击者钱成宇次日下午被警方控制,至今没有释放。

    昨天傍晚,第二名目击者主动现身,并自称目睹“凶杀案”全过程。为求自保,她不愿透露姓名。

    回忆起目睹的一切,她显得十分激动,声音颤抖,手势夸张。她说,12月25日上午经过寨桥村村口时,看到钱云会被困,路边还停着一辆白色桑塔纳。

    “3个男人穿黑衣,戴白手套、黑口罩,两个人反铐着他的手,另外一个人掐他的脖子,就像电视里的那样。”她说,自己跑上前劝阻,却被人一把推开。

    在“快滚”的威胁声中,她只好离开。“回头再看,一辆卡车从五六米外慢慢地开过来,3个人推着钱云会背过去的双手,将脖子推向车轮下”。

    钱云会出狱时受村民欢迎

    今年7月19日,钱云会第三次刑满释放。寨桥村安排两辆车,去金华迎接。多个村民回忆,许多人都赶到十几里外放鞭炮,夹道欢迎。钱云会在村里的威望,可想而知。

    采访时,钱云会的大女儿钱旭丹拿出满满一袋纸片,几乎都与“上访”有关。她说,近6年,父亲脑子里只想着“上访”一件事。即便屡遭牢狱之灾,家人也都反对,他依然很固执。钱旭丹介绍,父亲行事特别谨慎,经常独来独往,“怕村里有内奸”,甚至对家人也有所保留,不透露具体行踪。

    因多年替村民奔走呼叫,讨要征地补偿款,只有小学文化的钱云会,深得全村人的尊重和信任。曾担任钱云会副手的钱文福说,钱云会刑满释放后一个月,就当上了村长,村民们对他寄予很高希望。不少村民评价他是“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做实事的老领导”。钱云会遇难后,每天都有不少乡亲自发到钱家悼念。

    不过,也有网友指出:“村民与钱云会感情特殊,又有经济利益诉求,言论很可能带有感情色彩,甚至故意添油加醋,部分证言的真实性值得商榷。”(本报乐清上午电)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日报:村长命案背后须有公正才有真相
2010年12月29日03:41    广州日报


    官方的“定性”和“辟谣”为何难以获得公众信任?略加分析,即可得知这种“信任危机”背后,暗藏着争议性事件的一些规律和“脾性”。有公正,才会有真相。

    继浙江温州乐清市将网传的“上访村主任被故意碾死”一事定性为“交通肇事案件”后,28日凌晨,温州市委作出批示,要求查清真相,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

    乐清市此前作出的“交通肇事案件”的定性,显然并未消弭坊间积攒发酵的种种质疑,一些貌似“无逻辑可寻”的疑问至今未解——一起“交通肇事案件”竟招来“乐清市相关领导非常重视,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导处置”?路口的监控设备恰好“只能拍摄,没有储存功能”……尽管很多案件细节“无逻辑可寻”,但乐清警方还是作出自己的逻辑判断——“交通肇事”。

    经由此事,我们也应该趁机反思,官方的“定性”和对“上访村主任被故意碾死”的“辟谣”为何难以获得公众的信任?此前类似争议性事件的“辟谣”和“权威结论”也往往遭受“信任危机”,乃至大家宁愿相信一名小学生“鲜蘑菇9成被漂白”的调查结论,而不相信相关职能部门。略加分析,即可得知这种“信任危机”背后,暗藏着争议性事件的一些规律和“脾性”。

    首先是公权力的态度武断蛮横——“村长被碾死案”发生后,现场部分村民立即就被扣上了“不明真相”、“别有用心”的帽子,真相尚未调查,你让人家怎么“明”?乐清警方此举,无非是先入为主地制造一种合法性优势,获得定义“真相”的控制权。但类似词汇动辄出现在争议性事件之中,不仅平添对立情绪,对厘清矛盾真相也毫无裨益。

    其次是某些回应理由侮辱民众智商——暂且不说“临时工”屡成挡箭牌,此前陕西眉县回应大批领导干部购买经适房时称“干部收入低属困难家庭”;辽宁抚顺市欲采购itouch4当U盘是因为采购人员“业务不精”;湖南冷水江市人事局局长曹长清之子“未考先录”、“未毕业享编制”是因为“急缺人手”;具体到“村长被碾死案”中,警方也说钱云会奇特的死状“无逻辑可寻”。

    然后是角色尴尬和利益纠葛带来的“公正缺位”——比如,前不久针对市场上的火锅含有添加“化学剂”一说,中烹协的“辟谣”(“市场上火锅汤底100%合格”)就几乎没人相信。中烹协火锅专业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就是一家知名火锅连锁企业的老板,这种“辟谣”怎能公正?从媒体报道可知,“村长被碾死案”死者钱云会曾因当地政府征地问题上访6年,钱云会被抓之后,当地政府还涉嫌操纵与控制村里的选举,试图让其选不上村主任;钱云会也曾在网上实名揭露当地政府征地等相关情况。也就是说,乐清当地政府也是利益攸关方和矛盾当事人,由其对案件调查、“定性”,“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难逃“瓜田李下”之嫌,调查结果自然也就难以服众。

    此前的一些争议性事件,调查也往往由同级部门或“顶头上司”进行,鉴于“官官相护”的心理阴影,这种调查自然难以取信于人。目前,“村长被碾死案”的真相依然云遮雾罩,必须有利益无涉的第三方公正调查,方能拨云见日,真相大白。有公正,才会有真相。在乐清市对此案的“神速定性”遭受质疑之后,温州市公安局介入调查处理,且另按刑事命案侦查此案,多少让人感觉到迈向真相的脚步声。温州市公安局会是“公正”一方吗?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海网:乐清事件谜团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2010年12月28日08:50  南海网  陶短房
http://news.qq.com/a/20101228/000931.htm


    12月25日上午9时许,在乐清虹南大道蒲岐镇寨桥村段公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前村委会主任、以“上访村长”出名的钱云会何以面部向下,颈椎折断,离奇惨死于车轮之下,事后何以会出现“不明真相村民”围攻交警,现场监控设备何以不能录证,种种疑点构成大块谜团,这些谜团,显非35分钟的官方发布会所能化解,正如围绕这件谜案的各种说法,也不会因一句“以通稿为准”而销声匿迹一般。

    笔者既非目击者,也不是刑侦检控人员,自不敢对谜团本身妄加揣度,但谜团本身固有待慢慢揭开真相,谜团背后的一系列问题,却是明晰而重要的。

    “上访村长”之所以出名,他的死、死因和死状之所以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和热烈的争议,关键在于“146公顷土地公案”和6年上访、两次坐牢、当选村委会主任的曲折经历。据官方披露,蒲岐事件发生后围攻交警并被拘捕的6人中,有一人曾参与过“非法转让土地”,而这一指控罪名恰和对钱云会的指控一字不差,由此可见,究竟是“官员豪夺”还是村民“非法转让”姑且不论,谜团的背后,凸显出基层农村当前最突出的社会矛盾:官与民、民与民,围绕农村土地使用权、生产资料和生计的争夺和冲突。

    曾有社会历史学家总结称,几千年中国农村基层社会的冲突,大体可以围绕几大主题概括,即“山”、“水”、“田”、“宅”、和“宗族”,其中绝大多数和前面所提到的土地、生产资料及生计争夺有关,相邻的村子为争口水井恶斗几代人,同宗同村的邻居为抢块祖田闹出官司甚至人命,都是屡见不鲜的事。如果基层村民冲突的一方或双方,背后有政权、族权、绅权的介入,问题就会变得更棘手、更激烈、更复杂,如清末云南保山、大理农村土地纠纷,官府助汉抑回,广西浔州府属地来人(客家人)和土人(本地壮族、汉族)土地和婚姻纠纷,官府助土抑来,最终都导致严重的后果。

    不论古今中外,“官不与民争利”都是清明政治的基本原则。和城市不同,农村社会和土地、自然资源、生产资料的联系更密切,生计更艰难,如果赖以为生的土地、生产资料丧失,他们所能得到的新选择,会远比城市居民少得多、差得多,正因如此,在涉及农村土地、资源等的项目中,政府和有关方面必须以保护农村社会、民众利益不受侵害为基本出发点,慎重、全面、稳妥地处理各种问题和矛盾,而不能处处以自己的方便、利益为主,动辄对提出异议的村民扣上各种怕人的大帽子。至于那些假公济私,以“国家需要”、“大局需要”的旗号,行侵夺村民利益为己有的行为,则势必会加倍激化矛盾,不仅需要法律机关、民意机构的约束、制裁,更仰赖媒体和舆论的警惕与关注。

    在许多时候,有关方面的某些措施、办法,主观上是为了维持社会稳定,避免事态扩大。但谜团的背后是农村社会的基本矛盾,只要矛盾的根源仍存在,事态就不可能完全平息,将事件本身笼罩上一层迷雾,非但无助于社会稳定和矛盾平息,有时反倒会刺激矛盾,制造更多、更大麻烦,或产生更多“不明真相村民”、“不明真相观众”,并与有关方面的初衷背道而驰。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尤其房地产价格的飙升和各地基建项目的大量上马,农村土地争议不仅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和“官家”越来越脱不开干系,且整片村长的土地置换甚至“就地进城”也变得见怪不怪,这对于“背朝黄土面朝天”,和土地、生产资料息息相关生活了几千年的农村基层社会而言,是强烈震撼和巨大冲击,由此引发的基层冲突、利益矛盾和社会热点问题也会变得更频繁、更尖锐,这就要求对农村土地和其它基本生产、生活资料的官民、民民争议采取更公平、更公开的处理态度,并容忍事件进程中更多的透明度和各方面不同声音。要知道一个乐清事件的谜团,已搅起如此轩然大波,倘若神州大地,广阔农村,处处充斥着这样的谜团,后果该是怎样的严重。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网:“交通事故”不是乐清事件的终点
2010年12月28日10:11   人民网  张铁


    惨不忍睹的细节,扑朔迷离的背景,各执一词的说法,让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前村主任钱云会的死,迅速成为一起引起广泛关注的公共事件。乐清方面27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将其定性为“交通肇事案件”。但仍有一些疑问,相信随着事件的深入挖掘,会有更多的事实和细节浮出水面,乐清方面需要做好全面公开真相、继续回应公众质疑的准备。

    抛开细节不论,在这样一起事件之后,出现如此多的质疑和猜测,本身就让人深思。

    “水很深”的质疑和猜测,一方面来自事件本身,包括公众质疑的“工程车逆行”、“路口摄像头失效”、“肇事车不刹车”、“村主任女儿女婿被带走”等。另一方面,死者背后有着复杂的利益纠葛:死者是长期为村民权益上访的前村主任,其要求征地补偿款,会让相关企业利益受损。死者之前还有过因此被关进看守所的经历。在这样的背景下,事件难免被“多角度解读”。

    而且,即使“前村主任死于预谋”是谣言,这样的舆论风暴,也是当地政府为自己“先在行为”付出的代价。按照去年8月中办、国办转发的《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对群众来信和初访反映的问题,能解决的立即解决;除法律另有规定的外,原则上要在60日内解决,并回复当事人。然而,对于浙能乐清电厂征用146公顷农业用地,村民却没有拿到一分钱,作为村主任的钱云会竟然上访5年还未能得到解决。这不免让人猜想企业与当地政府之间的复杂关联,不免让人猜想征地背后的利益纠葛。可以说,死亡事件发生前的不作为甚至乱作为,正是“谣言”产生最根本原因。

    正因为公众利益无从表达、公众诉求难有回应,才让信任被撕裂,才让怀疑而不是相信成为面对一事时首选的思考方式。围绕前村主任死亡事件的种种传言,不如说是民意的另一种表达:这是需要被倾听、需要被重视的东西。

    这一事件,即使是简单的交通事故,其后勾连的征地补偿问题,也不能因此而不了了之。村民对自身权利的主张,政府维护弱者权益的职责,如果因为前村支书的“意外死亡”而中断,不仅会让死者泉下难安,而且也阻塞了更多需要活下去的村民的希望。地方政府需认真对待此事背后透露出来的民意呼声。只有疏通各种权利救济渠道,畅通各种民意表达渠道,只有“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真情关心群众疾苦”,信任的裂痕才会慢慢抹平,直至消弭。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华时报:乐清命案中有没有火药桶
2010年12月29日04:29  京华时报  范正伟
http://news.qq.com/a/20101229/000199.htm


  围观可以改变个体命运,但政府公信力的打造,却不能指望围观。如果总是迫于舆论压力,或者因为上级批示,才去澄清,才去解决,那么,个案的正义或许可以得到实现,但那些消失在媒体视线之外的悲剧、隐忍于普罗大众之中的委屈,最终可能制造更大的火药桶。

  习惯性质疑,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但凡出现群体性事件或恶性事件,公众总是本能地猜想其中的猫腻。

  近日发生的乐清命案也不例外。12月25日,54岁的浙江乐清寨桥村前村委会主任钱云会被一辆大型工程车轧断脖颈,身首异处。案发后,对当地有关部门“一起交通肇事案件”的定性,网友几乎一边倒地表示不相信,“故意碾死”“人为谋害”的申告质疑更是充斥网络。

  在上级领导的直接关注下,本案已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我们愿意相信这样的调查能最终还原事情真相、抚平公众质疑。

  因为此前许多类似事件,往往都是靠“领导批示”,最后才被重视处理。而更让人焦虑的还有,在乐清命案中,那种信任瓦解,那些“有罪推定”,究竟会引来怎样的治理难题?这显然比惨不忍睹的车祸更为可怕。

  这种天然的“有罪推定”,源于太多的不幸言中。在近年来的华南虎照事件、经适房摇号事件、钓鱼执法等事件中,有关部门先紧急辟谣、后被迫认错,不断培养着人们的质疑习惯。而在钱云会上访的拆迁征地领域,也有太多的悲剧事件揭示资本和权力的瓜田李下,以及一些地方政府的与民争利。因此对乐清命案,人们自然有理由猜想其中的相同基因,并不可避免地戴上了有色眼镜。

  更何况,在乐清命案中给眼镜涂上颜色的,也正是当地有关部门。对于一起有着众多疑点的案件,接到报警的有关部门,下车伊始就将先期在场的群众定性为“不明真相”;面对众多质疑,有关部门匆匆给出“交通事故”的结论,将质疑者斥之为“别有用心”——这些情节,是那样的熟悉。更熟悉的情节还有:村民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拘留、死者弟弟和弟媳妇被警方带走、案发路口监控设备“只能拍摄没有储存功能”、多位村民反映“全村电话都给控制了”等。如此多的异常和巧合,怎么不让人浮想联翩,怎么不怀疑有关部门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如今,针对乐清命案的彻查已经开始,惟愿此次调查、侦查公正透明,并能早日给出令人信服的结论。与此同时,我们更要指出,围观可以改变个体命运,但政府公信力的打造,却不能指望围观。如果总是迫于舆论压力,或者因为上级批示,才去澄清,才去解决,那么,个案的正义或许可以得到实现,但那些消失在媒体视线之外的悲剧、隐忍于普罗大众之中的委屈,最终可能制造更大的火药桶。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钱云会亲属称当年征地纪要签名系伪造
2010年12月29日02:24  每日经济新闻[微博]  孙嘉夏
http://news.qq.com/a/20101229/000498.htm


    钱云会82岁的老父亲趴在村口的土地上,头颈努力向前拱着,双手颤动,模仿着儿子惨死时的最后模样,一遍,又一遍。

    和钱云会离去时凄风苦雨的天象不同,12月28日的乐清出了太阳。密密的阳光照在老人家沟壑纵横的脸上。身旁是简陋的供桌,两支忽明忽暗的蜡烛,一闪、一闪。

    这个冬天,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前任村主任钱云会走了,庞大的轮胎从他的颈部碾过。

    在钱云会离世前约十天,他接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信。

    在上访路上度过了自己最后几年时间的钱云会,开始偶尔在家里发泄,“天地良心。”他拿着那封信说。

    不识字的妻子根本不知道信上写的什么,只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几行字,和后面的签名。“他们伪造了签名和印章。”钱云会告诉妻子。

    这并不是钱云会第一次认为自己的签名被伪造。在2005年的一次会议记录中,出现了“原则上同意征地,但要求政府公开、公平、公正,群众没有意见。”的语句。

    其后同样附有钱云会的签名。“但那是简体字写成的签名,钱云会在狱中,别的没学,就学了自己名字繁体的写法。”有知情村民透露,钱云会的签名,历来是繁体版本。

    这份文件最终进入了乐清市征地事务管理所的档案袋中,并为此后征地方、镇政府与寨桥村一方商谈,达成3800万征地补偿协议而扫清了障碍。

    再次自认签名和印章被伪造后,“爸爸非常生气。”钱云会的女儿钱旭丹说,“他找到了蒲岐镇和乐清市里,官员被问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钱云会再次走上了要说法的道路,直至12月25日上午9时45分,匆匆的脚步在寨桥村村口戛然而止。

    生前最后的十分钟

    钱云会的妻子已经找不到信件的踪迹,就如他们再也没找到钱云会生前用的那一部手机。“听人说是被人丢河里了,但最终谁也没见着。”钱旭丹说,“当时太混乱了。”

    钱云会的大儿子钱成旭就在这一片混乱中见了父亲最后一面,他赶到事发现场时已近12点:“我跪在工程车旁,哭,一个劲地哭、死命地哭。脑子一片空白。”钱成旭说。随后赶来的特警越来越多,他终究被好心的朋友劝离了现场。

    坐在父亲家里的钱成旭,双眼微微凸出,表情执着。在采访不时的被走进走出的村人打扰后,他啪的站起身,反锁了房门,任由门外敲门声久久响起而不理不睬。

    一门之隔即是钱云会生前居住的屋子,这幢小楼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底层是客厅与灶间,二楼则是钱家人生活起居之处,通往三楼的楼梯至今也没有完工,整幢小楼处处凸露出灰色的水泥砖瓦,颜色暗淡。

    钱云会的妻子王赛燕(音)躺在那曾有丈夫体温的床上,说话气息微弱,身边的两个吊瓶已滴空。

    钱云会几乎从不与家人交流上访路上的辛酸苦辣,以至于对王赛燕而言,当钱云会表示出要“出去躲一躲”的意思时,她也没有感到更多诧异,却最终因为放心不下家里的孩子,而选择留了下来。

    12月23日、24日晚,钱云会没有在家里过夜,至今也没有人知道,那两个夜晚,他去了哪里。

    王赛燕也没有从丈夫的脸上读到更多的异常。白天,钱云会照常去村里的菜场下棋,但他并不贪棋,到了饭点,钱云会会准时回家做饭,王赛燕的喉咙、胆结石都动过手术,身体一直不好,钱云会于是负担起了照顾妻子的责任。

    平静的生活终究被打破了。

    12月25日,在外“躲”了一夜的钱云会早上8点多回到家,把家里剩下的脏衣服洗了,为妻子下了面,自己也吃了一口。

    钱云会随后又去相邻的华秋村,那并不远,几分钟的路途,钱云会买了3包烟,回到家里,接了电话,没有再和妻子告别,踏上了死亡的路途。

    几分钟前,钱成旭正憧憬着甜蜜的生活。“圣诞节嘛,我打算带妻子到温州去逛一逛。”钱成旭说,他接到电话,就拼命往家赶,交通阻塞延缓了他归家的步伐,赶到现场时,父亲早已血肉模糊。

    钱云会的父亲在太阳底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儿子惨死时的模样,“他们4个人把我儿子按住。”钱云会的父亲说。当然,他并未亲眼目睹,在这转述中,老父亲眼泪纵横。乐清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是一起交通肇事案件。

    神秘的北京来信

    在接到了这封发自北京的信后,钱云会的生活再起波澜。

    “我们一直不支持他这样做。”钱旭丹明确地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没有用的。”

    但这封信仍旧让钱云会看到了一丝希望。走过6年上访路的钱云会是一个执着的人,“前个月我去蒲岐镇开会,他直接拿着材料来找我,我告诉他,现在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来找我,又有什么用呢?”乐清市征地事务管理所所长卢韶华说。

    钱云会的上访对象中,远不止当地部门,他去过北京,也几度因事入狱。出狱后也不改上访初衷,“有时候,这是个很倔的人。”钱旭丹评价,一边的母亲想补充,没说几句就忍不住哭出了声。

    钱云会之前的上访成效并不大,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的他,托人在天涯论坛上,发出了指责当地官员的帖子,并试图揭露其中的问题。在帖子末尾,钱云会让人敲上了“此文章发布内容若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几个字。这张帖子最终消失了,在积攒了无以计数的回帖后,消失了。

    与生前无人问津的天涯发帖相比,那封北京来信显然让钱云会燃起了新的希望。王赛燕至今不知道信里具体写了些什么,家里也没有更多的人读了信,但钱云会因此打破了去菜场下棋的习惯。

    他去了浦岐,“要去拿给镇里的书记看,爸爸说信里的印章是假的。他急了,很气愤。”钱旭丹说,“一早就去了,到中午才回来。”

    钱云会并没有和家里人更多的交流,第二天又去了乐清。“他找到了市政府最大的官。”钱旭丹说,“爸爸告诉他们,我们不卖了,这上面的印章是假的,他们什么都没说。”

    “那上面确实有爸爸的一个印,但那是伪造的。”钱旭丹认为。

    钱云会并不是第一次发现有人伪造他的笔迹。在一份类似会议记录的文件中,记载着2005年5月17日寨桥村召开村民委员会后的情形,“主题是对浙能电厂征地问题,大家展开讨论,原则上同意征地,但要求政府公开、公平、公正”,“群众没有意见。”记录后,附有“钱云会”的签名。

    “他确实参加了这次会议。”知情村民告诉记者,“但会议只说要讨论一下,而且钱云会在狱中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自己名字的繁体写法,他的签名也一直都是繁体。”

    在记者获得钱云会于其他多处文件的签名中,也均为繁体字版本。

    病中的王赛燕一度向记者指认前述会议纪要与北京来信为同一文件,但被该知情村民否认。

    12月22日中午,该村民在南岳至虹桥的公交车站碰到了钱云会,“他们伪造我的印章。”钱云会告诉他。

    这位村民很快下车,自此阴阳两隔。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4: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社科院学者欲组团独立调查钱云会事件
2010-12-30 02:00:16 来源: 山东商报
http://news.163.com/10/1230/02/6P48VIBU0001124J.html


    昨晚22时55分,浙江温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乐清就寨桥村村民钱云会死亡事件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温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沈强就乐清蒲岐“12·25”事件的调查情况进行了通报。并明确表示,经调查已经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现场有交通事故痕迹

    与被人压住碾压不符


    据沈强通报,确定了交通肇事案件有多种理由,经调查排除了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受人指使、与受害人有仇恨关系,也排除了其主观故意可能性。

    专案组还对两名称钱云会被谋杀的目击证人进行了询问,也确定并无谋杀行为。“现场勘定来看,有多种交通事故痕迹,与被人压住碾压不符。” 沈强说。

    沈强表示,在综合多项证据后,也未发现有关谋杀等有异议的证据。

    沈强还表示,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所开的车有超载,应负交通事故主要责任。钱云会未确定安全前提下横穿道路,应付次要责任。

    现场实习民警吕乐谢

    被人谎称是肇事司机


    根据昨晚18时温州乐清方面的一次通报材料,12月25日9时46分,乐清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群众报警,称该市蒲岐镇虹南大道寨桥村段一辆工程车轧了一个人,其人受伤严重,可能已死亡。之后,乐清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立即指令虹桥交警支队、蒲岐边防派出所前往现场处置。

    通报材料还称,在民警现场调查过程中,有人谎称,肇事车驾驶员被蒲岐边防派出所民警放走,还有人谎称,边防所实习民警吕乐谢为肇事驾驶员。之后,不明真相群众围攻吕乐谢,并致其多处受伤。之后,死者家属和部分村民在事发现场搭建灵堂、非法设置路障,并阻挠民警进行现场调查工作。

    乐清市公安局接到蒲岐边防所情况报告后,副局长谷乐荣带领治安大队、特巡警大队于当日中午12时许到达蒲岐镇,指派治安大队大队长侯金海带领4位民警着便服进入现场了解情况。

    12时57分,侯金海在基本掌握有关情况准备离开时,被一村民认出,村民喊道:“你是治安大队长,不要走,把事情说清楚。”一旁一男子闻声后立即动手殴打侯金海,周围村民也参与围攻,造成3名民警受伤,其中侯金海多处骨折,被立即送往温州医学院附一医院救治。

    直至当日17时,在多名警察赶赴现场后,村民得以疏散,死者钱云会尸体也被运往乐清市殡仪馆。

    ■ 事故认定

    肇事车辆

    制动不良


    通报材料还介绍,肇事工程车登记为安徽省颍上长春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所有,实际车主为费良玉,车辆核载12.405吨,总质量25吨。

    事发时,驾驶员为费良玉,黄标坐在副驾驶室位置,车辆实载35.02吨,超载282%。经初步检验,该车辆满载时刹车制动性能不良,空载时刹车制造性能正常。根据肇事车驾驶员供述、现场目击证人反映的情况及现场勘查结果,该事故为一起交通肇事案件。

    当日,肇事车驾驶员费良玉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乐清市公安局依法刑拘。

    又一目击者回忆——

    “钱云会被

    反扭推向车轮”


    事发后,多个村民证实,现场目击者钱成宇次日下午被警方控制,至今没有释放。

    昨天傍晚,第二名目击者主动现身,并自称目睹“凶杀案”全过程。为求自保,她不愿透露姓名。

    回忆起目睹的一切,她显得十分激动,声音颤抖,手势夸张。她说,当天9时30分许,她从距离事发地点不远的佛堂求佛回来路过虹南公路时,恰巧看到有三个戴着面罩、白色手套的人按着一个老人(事后知道是钱云会)。那三个正在行凶的人,分别穿着牛仔衣、青衣、灰色外套。其中,有两个人分别将钱云会的手臂后扳。钱云会开始叫过救命,但叫过两声后,三个行凶者用力将其“钳住”后无法发声。

    该女子称,自己当时过去试图阻止行凶者,但其中一个行凶者一把推开她,叫她“死回家去、死回家去”。一会儿,停在一旁的工程车启动,逆行而来。三个行凶者将钱云会推到车底,车轱辘从钱云会身上轧了过去。随后工程车上的司机及副驾驶位的人和路上的三个行凶者一起乘坐一辆早已停在旁边的车逃离。

    但该女子的丈夫告诉记者,其妻子精神有问题,属于乱说,后又称谁说谁就要被抓走。记者询问了该女子家附近多个邻居,村民陈女士称,该女子精神正常,人际交流时没啥问题,还常去玩“牌九”。邻居王小姐说,该女子交流上没啥问题,就是“爱管闲事”。一位姓王的男子也说,她并无精神问题。

    而从该女子向记者描述情况时候的表情和姿势看,其叙述流畅,动作比划都很“准确”。记者甚至还去旁边的佛堂看了看,也确实有一座佛堂,两个门上分别写着“济公庙”和“财元庙”。

    ■ 官方说法

    寨桥村征地情况首次披露


    温州市以及乐清市还通报了案件的一些调查情况。记者发现,此次通报材料上,政府部门首次对寨桥村的征地情况进行了通报:浙能乐清电厂的工程厂区范围征迁涉及乐清市南岳、蒲岐两个镇12个村,总征地3365.4亩,其中耕地325亩。而寨桥只是其中的一个村,仅征林地213.8亩及小部分国有滩涂。2004年4月9日,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与寨桥村签订了协议,安置补偿款为3800万元。

    通报材料中也讲到钱云会的一些情况。钱云会于2005年4月当选为寨桥村村委会主任。1992年11月25日,钱云会因犯故意伤害罪被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005年 12月10日,钱云会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2006年4月13日被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同年 12月4日刑满释放;2008年11月13日,钱云会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0年7月22日刑满释放。

    目击证人

    将被测谎


    昨天上午,有调查人员透露,钱成宇处理事件时参与打人,已被乐清警方行政拘留。接下来,他将接受温州警方的测谎。

    28日,温州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事发路段监控安装工程由中国移动乐清分公司负责。移动公司出具的安装调试记录和电脑管理日志显示,事发路段监控于12月21日开始安装,事发时还处于联网调试阶段,25日中午12时52分起,录像存储成功。事件发生时,监控处于可视频浏览但无法储存的状态。

    对于被刑拘的钱成宇(或称“钱成委”)目击车祸发生一事和钱云会死前曾接到一个电话的问题,温州市外宣办主任张春校说,已调取钱云会的电话通话记录,包括对钱成宇的说法,也都还在调查中,“只有达到百分之百的把握,才能公布调查结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本版稿件综合《青年时报》《南方日报》《东方早报》等

    ■ 最新进展

    已有工作组进村

    澄清村主任“被害”事件


    由于村里和政府之间的沟通并不畅通,相互之间存在顾虑颇多,乐清市一位官员告诉记者,昨天由当地10多名科局级干部和40多名乡镇干部组建的工作组,在相互熟悉情况后,今天要进村开展工作,以澄清事实真相,并做好交通事故民事赔偿部分的调解工作。工作组由温州市下派干部担任组长,每组联系2个村小队,每个村小队有100余名村民。

    社科院学者

    欲组团独立查案


    昨日下午,在乐清金鼎大酒店的媒体通报会上,有记者向温州外宣办主任张春校问及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嵘教授领衔的公民独立调查团将前往乐清一事。对此,张春校表示,“于建嵘教援或其他人,甚至网民过来展开独立调查,是来帮我们的,我们欢迎!” 于建嵘获悉后在微博上回应称,“为警方这种开明态度感到高兴”。

    据悉,近日,有三组公民独立调查团将前往乐清。第一组由于建嵘领衔,第二组由知名网友王小山领衔,第三组则由法学博士项宏峰律师等人组成。

    ■ 专家点评

    平息质疑

    要拿更多证据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认为,在27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于网友们提出的许多问题,乐清相关部门并没有在新闻发布会上给出有针对性的、专业权威而令人信服的解释,网友对此事持续质疑是必然的。

    人民网评论亦指出,“即使‘前村主任死于预谋’是谣言,这样的舆论风暴,也是当地政府为‘先在行为’付出的代价。死亡发生前的不作为乱作为,正是‘谣言’产生最根本原因。”

    喻国明表示,钱云会与政府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博弈关系,政府此前对他也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人们有理由怀疑此事背后有政府参与。他强调,政府如果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需要拿出更多的证据,并采取更透明的方式来操作,才能平息老百姓的质疑。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5: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地村民祭奠钱云会 死者妻子老泪纵横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05: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肇事司机费良玉接受CCTV记者采访——注意司机描述的事发以后的情况。

http://news.cntv.cn/society/20101229/111261.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1 12: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警方答问:专业机构无法测出肇事车速度
2010年12月30日01:49  浙江在线  徐晓 李敏
http://news.qq.com/a/20101230/000052.htm


    12月29日深夜,温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在乐清举行新闻发布会,就乐清蒲岐“12.25”案件的调查情况进行通报:

    处置:调查访问侦查勘验各有分工

    12月28日凌晨,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主持,召集有市长赵一德,市委副书记朱贤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曹国旗,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市委常委、秘书长葛益平等市领导参加的市委专题会议,连夜对案件的处置工作进行研究部署,提出明确要求。温州市公安局根据市委专题会议精神,对乐清蒲岐“12.25”案件开展复查,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连夜赶赴乐清,进行专题研究、专门落实,立即成立了由温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沈强为组长,市局副局长叶望庆、张文伟为副组长的专门调查组,下设案件侦查组、调查访问组、技术勘验组、人员审查组,以“迅速查清事实、严格依法办事、采取切实措施、确保社会稳定”为总要求,依法、客观、公正、高效地做好案件调查工作,要求把所有细节敲实,把所有证据链固定好,为查清事实、依法处理奠定坚实基础,真正取信于公众与媒体。两日来,警方本着对法律、对事实、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连续作战、昼夜工作,迅速开展各项案件调查工作,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案件事实真相。

    在调查中,警方一是抽调和集中了刑事侦查、刑事科学技术、治安、交警等警种的精干力量,全力开展调查;二是从接处警入手,紧紧抓住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侦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关键环节开展工作;三是本着存疑必查的原则,积极回应民众和媒体的疑惑及举证,对该案的各个细节进行详尽、深入、客观的核查,不放过一个疑点;四是综合运用多种技术措施,对案件嫌疑人和关键证人的供述和证言进行多方核实,确保其真实可信。对肇事车辆的技术状况还专门委托温州长顺机动车司法鉴定事务所进行鉴定。

    调查:结论排除“谋杀”可能 认定为交通肇事

    经过温州市公安局深入、缜密的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查清,证据已经固定。乐清蒲岐“12.25”案件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排除“谋杀”的依据:在调查中,警方一是严格审查了嫌疑人供述的真实性、嫌疑人与死者是否有利害关系、是否受人指使等情况,并对其生活轨迹、工作情况、人际交往进行了全面详尽的调查,排除了其主观故意的可能;二是细致地开展了现场调查访问。既对公安机关已掌握的所有证人重新进行了询问、调查;又对目击证人钱成宇和网民提出的“第二目击证人”黄迪燕进行了询问,确定并无“谋杀”行为被直接目击。三是从现场勘查情况看,现场留有明显的车辆刹车痕迹、尸体拖痕、人车碰撞痕迹,与被人强行压住碾压的行为不符。

    警方对认定依据进行了阐述。一是事故经过:2010年12月25日上午,费良玉驾驶皖K5B323号大货车从虹桥湾底村运送石料前往临港开发区围垦工地,9时45分许,途经虹南大道蒲歧镇寨桥村地段时,遇行人钱云会在车前方道路右侧向左横穿,费玉良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车头左侧碰倒钱云会,左前轮碾压其胸颈部,致其当场死亡。二是事故相关情况:1、驾驶员情况:费良玉,男,1979年8月29日出生,安徽省颖上县黄桥镇张庄村东海队人,经查,属无证驾驶,现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2、车辆情况:皖K5B323解放牌工程自卸车,行驶证车辆所有人:安徽省颖上县长春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实际车主费良玉,已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经查,核载12.405吨,超载35.020吨,超载282%,经温州长顺机动车司法鉴定事务所鉴定:肇事车辆行车制动原装载测试制动性能差,空载测试制动性能正常。3、道路情况:水泥路面,道路平直,路宽16米,其中约1/4因施工被占用,路面潮湿。4、死者情况:钱云会,男,53岁,浙江省乐清市蒲歧镇寨桥村人。

    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费良玉供述确认:其驾驶车辆遇行人横穿道路时,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碰压行人。该事实与同车人员黄标的证词相符。通过调查4名目击证人,并未发现事故现场有其他可疑人员出现;对车辆接触痕迹的检验和地面刹车痕迹的勘验确认:有关痕迹的形成符合该交通事故发生经过。没有发现与上述情况有疑义的证据。

    肇事人负事故主责 死者负次责

    交警认定,费良玉无证驾驶严重超载的机动车辆,发现行人动态后采取措施不力,以致造成交通事故,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行人钱云会在未确认安全的情况下横穿道路,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警方说,以上情况,有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110报警记录、现场勘验、车辆鉴定、当事人通话记录等予以证明。

    现场提问:在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提问环节中,有记者问:为什么网友发布的网站照片在先,公安发布的在后。网友照片显示的现场工程车没有撞击痕迹,而后者发布的却有?

    温州市公安局表示,由于照片不一致,他们没有办法说出原因,但警方绝对不会造假,出具的照片绝对是真实的。当时民警出警后,有40余名村民阻挠民警勘察现场,一定程度上延误了勘察时间。

    有记者提问:事故发生后,为什么警方带走尸体,不让家属见尸体?

    温州市公安局回答说,警方当时为尽快查明事实真相,警方将尸体带走,进行尸表检验,根据交通事故相关法律,未经家属同意不能解剖尸体,而警方至今也没有对尸体进行解剖。

    有记者问:为什么当时工程车车速不能检测出来?

    温州市公安局称,警方将工程车交由专业鉴定机构测速,但无法测出当时的速度。(记者 徐晓 李敏)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1 12: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视频:温州钱云会被碾死案始末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1 13: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1-1-3 02: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村民跪地为钱云会喊冤
2010年12月31日11:33来源:济南时报
http://photo.dahe.cn/2010/12-31/100572469.html


100572470.jpg
村民在钱家附近下跪鸣冤

  29日深夜,温州市公安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调查结果,认定钱云会死于交通肇事而非谋杀。但这一调查结果并未让公众信服,寨桥村村民更是跪地喊冤。很多网友呼吁更高级别公安机关、或由公安部直接介入调查钱云会之死。

  村民:众人跪地喊冤

  30日中午12点左右,钱云会家附近几条街巷都被村民挤满。在人群中间的空地上,众多村民跪在地上哭喊:“村长不是出车祸死的,绝对不是……”记者发现跪在地上的以老人和妇女居多,他们长跪一个多小时后才被劝起。

  另外,在钱云会身亡的虹南大道路口,村民们将放大的事故现场照片摆放在此,不少过往路人分析、议论。

  儿子:“没办法了……”

  在之前的采访中,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还能强撑着向记者介绍部分情况。30日上午,记者再次见到钱成旭时,他满脸疲倦,盯着墙角发呆。钱成旭沙哑着嗓子告诉记者,他绝对不相信温州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当有人问他下一步有何打算时,他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没办法了”。说完便将头埋进了臂弯里。

  随后,记者在二楼见到了钱云会的二女儿钱旭玲,她正守护着病床上的母亲。据悉,钱云会死亡当天,钱旭铃和女婿赵旭在现场曾被当地警方带走。27日晚8点多,他们才回到了家。

  30日下午2点左右,记者正在楼上采访,突然听到楼下传来阵阵哭声。记者赶到楼下,看到一名老汉正跪地哭诉。村民们告诉记者,这名老汉就是钱云会的父亲钱顺南。钱顺南今年81岁,有三个儿子,钱云会排行老二。“我绝对不相信我儿子死于车祸,求你们帮忙查出真相,求你们了!”之后,钱顺南又到儿子的遗像前,放声痛哭。

  网友:呼吁异地办案

  30日凌晨,温州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在微博和各大论坛上都能看得见。记者发现,对于钱云会死于交通肇事而非谋杀的调查结论,大多数网友持怀疑态度。更有网友直言:“温州查乐清,就像老子查儿子,调查结果怎么能让人信服?”

  对此,有网友呼吁,为了尽早得出令人信服的调查结果,应该由浙江省公安厅或国家公安部继续调查,或者进行异地办案。
 楼主| 发表于 2011-1-3 02: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市委凌晨开会处理钱云会案 事件仍存五疑点
2010-12-29 07:13:05 来源: 四川在线(成都)
http://news.163.com/10/1229/07/6P28QK1800014AEE.html

浙江省温州市市委12月28日凌晨作出“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4条处理意见,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

据报道,今天温州市公安局专门调集警力赴乐清调查,下午警方发布案件复查情况,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但当地村民在接受采访时坚持认为钱云会之死仍存五个疑点。

钱云会之死仍存在五重谜团

第一,最新目击者看到的4个人,如今在哪里?

12月28日,乐清寨桥村出现了自称是目击者的黄迪燕,她在大马路上,面对村民讲述了她看见的一切。据称,她就是寨桥村人,住在村口路边。她现场说,自己看到当时4个人扭着钱云会,把他推了过去。她谈到当时几个人“扭来扭去”,钱想挣脱的样子,自己心里感到很气愤。

第二,事发时,是否有警察旁观?

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事发时,有村民在村口路旁的修车铺里修车,他出门时惨祸刚刚发生,当时看到工程车后面有白色的警车。“看到警车里面的人好像都无动于衷的样子,司机下了车,就上警车走了。”

多名村民也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提出了质疑:“这辆大车压死人及停靠之处就是村口,公路旁住着的都是寨桥村村民。这两个外地人如果是发生这么严重的交通事故,靠走路根本是逃不掉的,村民一定都抓住肇事司机。除非当时他正好搭上了路过的公交车,但即使如此,公交车上的人也可以把他抓住。”

“而在事发之后,几分钟时间内就有很多人围在周围,几乎已经把路堵住,车都基本上开不过去。如果不是当场有车等着马上走,哪里能那么快跑得掉?”

据当地村民反映,出事的前几天,村子附近有十几个穿协警式样衣服的男子站在各个路口,多名村民均证实路经时曾见过。“蹊跷的是,事故发生以后,路口的人全都不见了。”

第三,肇事司机身份有蹊跷,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有知情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肇事司机的身份“很特别,需要引起注意”。

据乐清交警大队发言人27日公布,肇事车驾驶员叫费良玉,男,32岁,安徽省颍上县黄桥镇张庄村人,属无证驾驶。

同时,知情人士指出肇事司机的无证驾驶“很蹊跷”。“乐清这里的交通监管应该是非常严格的,更何况是在安全要求高的开发区工地里。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个人没有驾驶证,却还能应聘到公司里开车?而且是这么大的工程车?”

在12月27日召开的乐清市新闻发布会上,媒体曾提问肇事司机有没有前科,官方回应说与此事无关。

第四,工程车究竟为何逆行,还毫无转弯迹象?

寨桥村有两个主要入口,事发村口是其中之一,此处路面很宽,有4条车道。但是这辆车却已开到最左边的车道上,而且轧过钱云会之后立即停靠。静止的车辆完全平行于路面,没有朝左或朝右打方向盘转弯避让行人的迹象。

第五,官方发布会内容孰真孰假?

多名村民均作证,并非如12月27日乐清官方发布会所说“当时道路上有堆放物体导致车辆逆行”,据现场照片,当时工程车开来方向的右侧道路上并没有堆放物。

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乐清市宣传办“对上述疑问如何回应”,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村主任生前上访的问题悬而未决

在12月25日事发后10多分钟后,撑着伞、穿着雨衣的村民开始在大工程车的上方搭起棚子的骨架,保护村主任的遗体。

“这种蓬子在农村用处很大,短时间就能搭好,这个时候警察还没来。”村民说着叹了口气,“这个村主任以前很辛苦,老被抓起来,有一次还跑着跑着就躲到人家白喜事的灵堂里面……”

钱云会上访的征地问题也已被广泛关注。他带领村民六载上访,究竟是否是无理要求?

根据温州市国土资源局网站的公开信息,2003年10月27日、2005年5月17日,寨桥村分别召开了村民代表会议。2004年4月9日,乐清市征地事务管理所与寨桥村委会签订征地补偿协议。2005年5月31日,乐清市国土局向寨桥村委会送达《听证告知书》,6月16日,国土局举行了听证会。

2005年6月开始,乐清市将浙能乐清电厂及拆迁安置项目用地逐级上报,8月31日,国务院作出批复,批准的建设用地中有寨桥村的213.806亩林地。

当年9月15日,乐清市政府发布了《征收土地公告》。5天后,国土局发布《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温州市国土局查明,征地补偿费共1026.2688万元,已全额汇入寨桥村委会账户。

在这213.806亩林地之外,2004年4月8日,浙能乐清电厂与寨桥村委会签订《租地协议》,租用该村山林地297亩,租金 1113.75万元。

温州市国土局查明,同月,根据蒲岐镇政府、浙能电厂分别与寨桥村签订的《浙能乐清电厂工程政策处理协议书》、《塘渣补偿协议书》、《租地协议》等需补偿的相关政策处理款项2773.7312万元,也已汇入蒲岐镇政府浙能乐清电厂政策处理专用户头。

该款项为何至今未到村民手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分别拨通浙江省副省长、中共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乐清市委书记潘孝政,主管公安、信访等工作的温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彭佳学手机电话,均关机。截至发稿时止,发送以上问题的短信亦无回复。

于建嵘:温州市委介入得当

据新华社消息,浙江省温州市委12月28日凌晨作出“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4条处理意见,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调查、处理。

据了解,此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网络舆情引起温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赵一德连夜(28日凌晨1点)召开市委专题会议,听取汇报,专门研究处理意见,并作出4条处理决定:

1、实事求是,公正处理。

2、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

3、信息公开,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

4、谁渎职、谁违法依法处理谁,严惩不贷。

“在目前的状态下,温州市委的决定是对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


“因为这件事牵扯出来的征地等问题,本来就与乐清市政府有关,再由乐清当地政府来组织调查,显然就存在被质疑的阴影,使得大家都怀疑地方政府在搞鬼。重大案件,需要有更高级别的政府介入调查。”

“有疑点不要怕,政府应当对普通民众的质疑给予回应,不要隐瞒,该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这应当是政府的态度。越是封杀,反而越封杀不掉,我们需要的是查清事实。”于建嵘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悠游户外

GMT+8, 2019-8-24 01: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