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户外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691|回复: 1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追悼会上印发的《程维高同志生平》,是中组部发来的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1-1-11 02:43:21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盖棺落定程维高
2011-01-06 09:52:15 来源: 时代周报 (广州)
http://focus.news.163.com/11/0106/09/6PN4OQRB00011SM9.html


    追悼会上印发的《程维高同志生平》,是中组部发来的,对其一生作了概括。“生平”对其最具争议的主政河北期间作出评价:“在河北工作期间,他不断解放思想,以改革开放的强烈意识,积极进取,雷厉风行地狠抓各项工作的落实,为河北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倾注大量心血。”



    因违纪被开除党籍、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的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因病医治无效,于2010年12月28日11时16分在江苏省常州市辞世,终年78岁。

    常州是程维高仕途之始。在这里,16岁的他从江苏常州地委一名普通干事开始,历任江苏省常州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河南省省长、河北省省长、河北省委书记等职务。2003年,他因“包庇秘书、打击报复举报人”等违纪行为受到查处。同年8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

    最终处分出来前,程维高归隐常州。

    终眠于此。

    盖棺论定

    2010年12月30日,程维高的追悼会在常州市殡仪馆举行。不少老同志老领导送了花圈,河北省相关部门也都送了花圈,摆满整个悼念大厅。他归隐常州后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的小女儿程西霞,抚棺痛哭,参加追悼会的人无不动容。

    追悼会上印发的“程维高同志生平”,是中组部发来的,对其一生作了概括。在他最具争议的主政河北期间,“生平”如此写道:“在河北工作期间,他不断解放思想,以改革开放的强烈意识,积极进取,雷厉风行地狠抓各项工作的落实,为河北省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

    一生争议,一纸盖棺论定。1949年,16岁的程维高被招进常州地委做了一名干事,10年后,他被当时主抓常州工业的市委副书记看中,成为贴身秘书,随后升为办公室副主任。1965年,程作为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接手常州拖拉机厂。

    在拖拉机厂,程维高一呆就是7年。朱文清当时是厂里的技术骨干,他回忆,程维高当时很拼命,在办公室里睡,跟工人一起吃饭劳动,

    拖拉机厂刚刚从农具厂脱胎,这位厂长拉着技术人员一起考察江南水田,硬是在一台日本拖拉机的基础上,制造出第一台适合国情的“东风—12”拖拉机,“东风—12”在中国农村田头风靡至今,历经三十几年而不衰。

    真正让程维高在政坛上开始引人注意的,是他在建设委员会主任位置上。那是1976年,程维高43岁。

    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大量的返城知青和下放城市居民,涌回常州,让小城不堪重负,只能围绕着城区搭建窝棚,整个城市一片混乱—实际上,不止常州,全国其他城市也同样碰到了问题,这让当时中国的高层领导非常发愁。

    刚刚上任没多久的建设主任,提出了一个大胆设想,集中进行城市规划,在离城几公里外的地方建设居民小区,将集中在市区的人口分散;小区集中施行社区化管理,商店、医院、邮电局、派出所、活动室等设施和小区一起修建;政府没有资金,各入住单位根据所需面积分摊筹集。 1980年1月,常州市的第一个居民小区花园新村破土动工,一年后,可入住2000户人的小区完工。这是中国首个住宅小区。

    以这种模式修建的小区好处立竿见影,很快,常州住房模式,引起了正为住房问题犯愁的高层领导的关注。从1982年起,3年之内,从党的总书记到国务院副总理,先后有十多位中央领导视察常州的居民小区。程维高的仕途,因此开始一路坦荡。他变成了常州的副市长,很快又变成了主管工业的副书记,然后是市委书记。“他在搞经济上的确有一套。”一位参加了追悼会的老干部对时代周报说,这个特点,恰好符合了当时中国迫切发展经济的心情。1984年2月,他被任命为南京市委书记。在南京呆了3年后,他调任河南省省长。1990年,他高调赴河北,历任省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当政13年。

    河北13年

    河北的13年,是程维高政治生涯的最高峰,也终成他的“滑铁卢”。

    2008年,一位中央媒体的记者刘晓(化名)曾去拜访已经归隐的程维高。“他对我说,日子过得最舒心的,就是在江苏这段时间,到了河南,就开始陷入人事斗争中了。”刘晓对本报记者回忆,在程维高眼里,最不舒心的日子就是在河北,因为“勾心斗角”厉害。

    不舒心的感觉,并不仅仅来自于程维高。跟他同处一个省委大院的干部们,也同样不舒心。实际上,程维高在河北的这些年,也成为他从政生涯中引起争议最多的时间段。85岁的原河北省副省长、人大常委会主任郭志在2年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过一段当年他去程维高家串门的经历。郭志说,当时河北省委大院,虽然各个领导在工作上会有分歧,但生活上依然会互相往来。程维高进住后,他也去串门,刚一进门,一只老鼠大小的小动物就从他脚下窜过,当时就吓了郭志一跳,程维高出来告诉他, 那叫袖珍狗,很名贵的。 郭志说,他进去后还发现程家养着不少名贵观赏鱼,当时他就隐隐觉得,程维高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原河北省顾委主任杨泽江则概括得更言简意赅:“话不投机,很少碰面。”

    入主河北后的程维高,其子程慕阳和“南京二建”迅速在河北“名声大震”。前者没有投入过一分钱,用了不到十年时间,为程家创办了32家海内外公司,公司资产总值达数亿元人民币;而后者自从给程维高装修过住所后,开始了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征程。从1993年到1996年,石家庄市、河北省建筑市场所有特大项目都被南京二建悉数摘入囊中。程维高因此得了个外号叫“河北省最大包工头”。

    秦皇岛市时任市委书记丁文斌生前回忆,程维高当上省长没多久,就拜访了他,带着“南京二建”的包工头。此后不久,该包工头找到他,拿着程维高的介绍信,要求批条子介绍工程。 原廊坊市委书记张成文在《我与程维高的是是非非》中也写道,1996年,程慕阳跑到他家来,要求承揽价值2亿多的开发区会展中心大楼装修工程,被他婉拒后,1997年,他就被以“工作需要”为名调到当时许多人尚不知审计为何物的审计厅任厅长去了。

    几年后,程维高被查处,中纪委查报中提到,“经查,程维高在担任河北省主要领导期间,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

    除此之外,程维高的强硬作风也在河北广受诟病。1997年, 程维高将建设小康村的数量与县委书记的政绩直接挂钩,作为一个硬性指标来考核。不达标者,便要撤掉县委书记的职。几个县委书记上书表示“ 有困难”,被其斥责,随后一口气撤换了17个县委书记。一位退休官员向本报记者回忆,一次省人代会上,下面闲聊,程维高问一个县长一个问题,大致是一只鸡一年下多少蛋之类的问题,县长答不上来,当即就被他撤了职。

    在省委大院里,程维高和原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的矛盾则是公开激化。邢崇智反对程维高接任省委书记,但他的反对没有起效,反而让自己在退休后几年内,无人敢登门拜访。

    丁文斌也反对程维高当省委书记。当时中组部的人找到包括各地的市委书记在内的领导考核程维高,让他们给程维高打票,可“无记名”,也可“记名”。 当着程维高的面,丁文斌这样郑重写道:维高同志搞经济工作还可以,但不具备当省委书记的条件,建议中央另派人选。 随后丁文斌签名,当着程维高面前抖了抖,塞到票箱里。” 那是丁文斌从政生涯中最重的一笔。代价是,他很快就被免去了职务,变成白丁。这些故事,让许多人多年后提到程维高,依旧满腹怨言。

    退休生活

    2000年时,程维高秘书李真被“双规”,李真被媒体称为“河北第一大秘”,根据检察机关公布的数据,他受贿人民币共计676万余元、美元16万余元,侵吞公款2967万余元。是新中国以来秘书贪污之最。

    随着李真案爆发,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吴庆五,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省驻京办主任王福友、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兼督察室主任杨益铭,石家庄市原市长张二辰,省建委原副主任李山林,沧州市原市委书记薄绍铨,全部案发入监。这些人的共同之处是,他们都是程维高一手提拔。

    程维高也进入了中纪委的视线,当时,程维高已从省委书记位置上退下,做省人大主任。

    2003年1月,河北省召开十届人代会,即将卸任的他主持召开了其政治生涯中的最后一次会议,选举产生新的大会主席团,之后他跟省委书记握手道别,说“我的任务完成了”。次日,程维高离开石家庄,回到常州。因为还处于中纪委的调查中,他离开河北多少显得有些狼狈。

    最终结果是在当年8月出来的,中纪委专门派人到常州宣布处分决定,程维高很平静地签了字,说了句“服从中央决定,感谢中央关心”。

    程维高住进了一栋白色的三层别墅,这里不算贵,却幽静。这是他2002年决定回常州养老后买下的。先问开发商要了一块地皮,“儿子和女婿出钱”自己盖,再给开发商,再买回来。他给这个房子取了名字,叫“愚园”,陪伴他的有妻子和小女儿,还有一对保姆夫妻。这对保姆夫妻已经跟了程维高几十年,他去南京他们去南京,他去河南他们去河南,他去河北他们还去河北,他退休回常州他们也回常州。

    相比河北的诸多怨言,常州善意得多。常州的人总是记得程维高的好,夸他有一颗“家乡心”,这是因为程维高无论在哪里,如果常州有困难,总会想方设法帮忙。接近程维高的人说,退休后的程维高,买了很多政治书籍看,偶尔出去钓鱼。他在常州的朋友不算少,饭局颇多。有空的时候,他在家写自传,偶尔也跟上门拜访的人谈谈过去的仕途生涯。河北、河南的老部下有时候也会过来看看他,顺便带些特产,他收到这些东西后,总是会分成几份,打电话让好友过来拿。

    心伤河北

    2007年, 程维高查出了癌症,此后他一直靠吃中药维持。

    “虽然一直忙着看病,但他的精神还是很好。”刘晓回忆,2008年10月,他上门去拜访程维高,开始心里还很紧张,没想到程特别直爽,对于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他也没发火,倒是给予了解答。“我们谈了他在河北的一些事情。”刘晓回忆,程维高并不觉得自己在河北有太多错误,他觉得自己是陷入了一场角力落败。

    “谈起当年,他觉得有些憋屈。”刘晓说,他问了当时中纪委在查处通报中提到的程维高打击报复举报人郭允光一事—此人之前因举报李山林和程维高,被判劳教2年,开除党籍。程维高的回答是,他并不认识郭允光。

    “按照程维高的说法,当时郭其实是要举报李山林,为了扩大影响,把他也捎上了。别人汇报到他这里时,他就说了句‘那就查吧’。过了几日,下属拿来一份材料,说要劳教,他就签了字。他说,后来这件事情,办这件事情的人,却指证是由他指示。”刘晓说,这让程说起来的时候,依然显得有些耿耿于怀。

    程维高的这种憋屈,《三联生活周刊》的某记者也有体会,2006年,该记者登门,谈起他在河北的“霸道”一事,老人爽快承认,“是!我是很霸道。但是,这一切都要放在政治体制上来观察。这个体制让我有权力霸道,但是,现在我却没有任何机会去申诉、去说明自己的冤屈啊。”

    “他后来就不想去辩白了。”刘晓说,最开始,程维高也会看报,他会把报纸上有关他的不实报道,一条条记下来,准备以后进行批驳。与程维高接触过多次的常州媒体人沈向阳撰文回忆,2005年,他看到杨沫之子老鬼在《母亲杨沫》里提到杨沫晚年时,一直为抗战时期的堡垒户王汉秋平反,奔波好几年无果,最终在程维高的干预下解决此事。老鬼在出版物上,直书此事,并没有回避什么,于是买了本送给程维高。因为那时,其一直处于媒体的讨伐声中。老人看到书后,眼中含着泪花,连声说:“你请他(指老鬼)来常州玩,麻烦你,一定要代表我邀请他。”

    对于自己度过了1/3仕途生涯的河北,程维高却很少关心。尽管他的房间里每天都会摆一份《河北日报》,他出入所坐的奥迪车也是河北牌照,当年,他虽然被开除党籍,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却保留了副省级待遇。

    一位在河北的知情人解释,这是因为有一次程维高从江苏去北京,办完事后,专门去了一次石家庄。到了省人大的颐园宾馆—当年他任省人大主任时建的, 想见见故人。

    但是很多当年他提携过的干部都很回避。这让程维高非常伤心,于是发誓再不回石家庄。

    果然,他之后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地方。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龙婧)
2#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2:49:34 | 只看该作者
吴官正为什么给自己仅打59分?
(该帖文已被推至人民网主页)  
原创 2010-12-29 16:04:50 作者:骆锦辉 2011年01月04日17:03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 ... =2&id=106606470


    读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的《家书一束》,很是感动,甚为敬佩,同时也引起我想进一步了解他的兴趣,于是遍寻有关吴官正的报道。在大量的文章中,有一篇题为《吴官正交班时沉痛直言三大憾事》的旧闻令我难忘,令我喟然长叹。

    《吴官正交班时沉痛直言三大憾事》一文说,2007年9月下旬,“吴官正总结本届中纪委工作时说:如果人民能对我的工作给予60分,我会很感动。面对严峻腐败、消极情况、积重难返的问题,我给自己仅能打59分,不及格。这样,我才能减轻些包袱。”同年10月29日,吴官正在出席中纪委交接班暨欢送座谈会上说:“五年前当选中纪委书记,在尉键行的欢送会上作了表态,决不辜负人民的期待、党的委托,要继承十五届纪委正在进行而尚未完成的工作,立志要在若干人民强烈反响的问题上,要有所突破。五年消逝了,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借此向同志们作临别交心和自责。”他说自己“是留下三件未能完成的工作和遗憾大事而离任的”。他所说的三大憾事是:1、关于干部财产收入申报公开机制,未能实施;2、关于改革现行纪委、监察部组织架构和隶属关系,未能成功;3、关于官员以公款或接受免费到高级娱乐场所消费,屡禁不止。吴官正说:“我和纪委的同志,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是作过努力,作过艰难工作和必要的斗争,还是失败了。”

    文章说,吴官正30分钟的讲话中,多次因心情沉重而停顿,也多次被掌声打断而热泪盈眶。

    2002年下半年,吴官正在山东省委书记的任上调到中央,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至2007年10月卸任。在这五年间,他主持工作的中纪委着力建立反腐败惩防体系,国家预防腐败局正式挂牌亮相;推进商业贿赂专项治理工作;推动反腐败体制改革,实现纪委的垂直管理;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把一些逃到国外去的贪官引渡回来绳之以法;加大了查处案件的力度,陈良宇、邱晓华、郑筱萸、周正毅、刘志华、李宝金、何闽旭、王武龙等一批高官相继落马。这些工作有目共睹,成绩自有公论。吴官正给自己打59分,那显然是对自己工作的严格要求,过谦了。

    当然,遗憾并不是没有。正如吴官正所说的没有办成功、甚至是“失败了”的三件憾事,特别是第一件和第三件事,就是广大群众反映强烈,迫切要求认真解决的事情。就以第一件关于官员财产申报制来说,吴官正说:“早在八十年代,陈云、彭真、邓颖超、胡耀邦、聂荣臻等,就多次提出,要建立干部和家属财产、收入申报公开机制。陈云指出:……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任何理由不能做到,否则,人民怎样会拥护共产党?”吴官正说,对财产申报制抗拒、反对、抵制的势力相当顽固,乃至2003年、2005年在上海、天津、广东、江西搞的试点,最后都无疾而终。

    吴官正的官位如此之高,中纪委的权力如此之大,后面还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作过努力”,一项审议多年的工作机制竟然未能成功实施,可见阻力之大已超乎天真的人们的想象力。但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问题,站在某些干部的立场上想问题,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了:要是通过了这个规定,官员们都把自己的财产收入如实公布了,老百姓就会问:哇,你怎么有那么多财产呀?你这些钱财是怎么来的呀?你那么多钱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呀?我想,那时候一定有些官员被问得张口结舌,最后露出狐狸尾巴的。语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既得利益势力不强烈反对才怪。

    今天官员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同国际接轨。在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都有官员财产公布的制度。实践证明,这项制度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我想,中国迟早都要实行这项制度的,关键是要破解好实行这项制度的难题。我们不妨先易后难,首先从想当官、想升官的那些人做起,把申报财产收入作为提拨任用年轻干部的必具条件,这样做恐怕会顺当一些。总之,办法要比困难多。对干部财产收入申报公开机制的实施,我们不妨乐观其成。

                                                                          2010-12-29
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2:55:51 | 只看该作者
2003中纪委查处的十个腐败高官之程维高
作者:佚名    先锋来源:人民网
http://www.gxai.cn/gyxf/lzjs/200507/2025.html




    程维高,1933年生人,原籍江苏苏州,从1990年起,他历任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当政十余年,在河北政界一直是个相当重要的人物。然而,实事求是地说,程维高在河北“官声”并不好,这从他被开除党籍后河北省各界的反应就可得到印证。

    8月9日,新华社播发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

  按官方的说法,程维高“个人主义恶性膨胀,自恃位高权重,目无党纪,独断专行,最终走上了严重违纪的道路”。而在民间,人们更多谈论的则是他的权势。在此前一媒体开列的“河北贪官权力场”名单中,李真(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曾任省委办公厅秘书、副主任)、吴庆五(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王福友(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省驻京办事处原主任)、张二辰(河北省石家庄市原市长)、杨益铭(河北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兼督察室原主任),都或多或少地和程维高有着联系。

  ■程维高和他的两任秘书

  “只要程维高连续几天未在电视上露面或在报纸上露名,关于他被‘双规’的传言马上就会传开”

  ———当程的两任秘书被捕后,民间的传言就不绝于耳,一位当地官员说

  应该说,程维高的落马是有征兆的。早在2000年,当程的两任秘书吴庆五、李真被捕后,民间的传言就不绝于耳。一位当地官员告诉记者,那时候,“只要程维高连续几天未在电视上露面或在报纸上露名,关于他被‘双规’的传言马上就会传开”。

  “这不是简单地捕风捉影,它恰恰说明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位长期在河北省工作的离休老干部说。

  “李真和吴庆五早就‘出名’了,人们能不关心秘书身后的大人物吗”

  ———一位在石家庄街头开出租车的司机告诉记者

  “李真和吴庆五早就‘出名’了,人们能不关心秘书身后的大人物吗?”一位石家庄出租车司机如是告诉记者。吴庆五和李真都“跟”过程维高,吴庆五的资格还要老些。早在程维高任职南京时,吴庆五就成了程的秘书,后来又跟着程去了河南,又来到河北。1993年,吴庆五辞职下海,推荐李真顶替他的位置,做了程维高的秘书。

  根据司法机关公布的案情,李真与吴庆五都曾利用职务之便,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而自吴庆五下海后,两人更是利用“一政一商”的关系狼狈为奸,数以千万计的国有资产在他们的精心策划下,流入了个人私囊。

  “程维高对李真、吴庆五等人一直袒护,很乐意做他们的后台”

  ———一位曾长期在河北省担任领导职务的老干部说

  74岁的老干部,原河北省纪委书记刘善祥讲了这样一件事:1993年10月份,一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张某从银行里贷出5000万元,钱在他自己的公司稍作停留,相当部分马上流转到了吴庆五和李真的手上。检察机关发现张某有逃逸的可能,于是对其立案批捕。刘善祥说,他当时要求一查到底,因为案子涉及李真,他就找到程维高谈,想把李真先从程身边调开,方便调查。

  “我从一开始就不主张程维高用李真做秘书。我跟程维高说,河北稳定不稳定就在用人上,在你身边不应该用李真这样的人。谈了几次,他听不进去,最后谈翻了,不欢而散。”

  刘善祥说,为了说服程维高,他最后一次找程维高,还专门拉上当时的一位省委副书记作为见证人,但程维高仍然不听。后来,张某远逃国外,李真则毫发无损,国家却蒙受了重大损失。刘善祥说,他也因此成为了李真等人的眼中钉,后来还莫名其妙地被免去了职务。

  “程维高对李真、吴庆五等人一直袒护,很乐意做他们的后台。”一位曾长期在河北省担任领导职务的老干部说,“很多人反映李真的问题,但程维高有一次在小范围场合上说‘李真没什么问题,我查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李真有没有问题应该由组织上去查,你一个省委书记要亲自去查秘书的事?”

  “程维高秘书的能量太大了”

  ———一位曾主管过经济工作的河北省老干部说

  一位在河北省担任过副省长的老干部告诉记者,他知道的一件事是,某县一个县长花了40万元给当时的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杨益铭(因受贿罪被判入狱15年),买了个县委书记当。“办公厅副主任能有权力决定谁当县委书记?程维高能不知道这事,能没有责任?”这名老干部眼下正在北戴河疗养,他在电话里说道:“李真就更不得了了,你知道李真当时的能量大到了什么程度?让谁当厅级干部,写个条子就能解决;让谁当处长,打个电话就行。一个秘书能有这样的权力?”

  “程维高秘书的能量太大了!”一位曾主管过经济工作的河北省老干部说,“吴庆五在做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时,要求给河北省驻深圳办事处拨600万元,我当时刚从深圳回来,觉得那里的工作很混乱,不放心,因此没批,吴庆五就跳开我,直接找程维高批,最后批到的数额比600万还多。”

  在程维高当政期间,河北省连续有多名贪官被查处。省检察院检察长侯磊说,仅李真一案,就查处了包括7名厅级干部、14名处级干部在内的46人。而河北省国税局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李真等人案件牵扯到县局以上领导干部67名,其中40名是一把手。”

  ■程维高与举报者郭光允

  “一开始并没有举报程维高的想法”

  ———原石家庄市建委干部郭光允说他在程刚到河北赴任时,还对其充满了幻想

  关于“南京二建”“称雄”河北建筑市场的事,郭光允(原石家庄市建委干部)自称是最了解内幕的人。郭光允说,“南京二建”刚到河北打市场时,其负责人曾多次提出把他介绍给程维高,让两人拉上关系,但郭拒绝了。于是,“南京二建”的人转而搭上了时任石家庄市建委主任的李山林,李山林此后的高升和入狱,都因此而起。

  随着程维高被开除党籍的消息播发,郭光允可谓是“一夜成名”。郭光允说,这样的结果,他早就想到了。

  61岁的郭光允看上去没有实际年龄那么大,但他说,“自己一身是病。心脏病、高血压是以前就有的,糖尿病和怕凉的毛

  病,则是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里落下的。”事实上,记者就是在石家庄市中医院CCU病房对郭光允展开采访的。8月12日那天,老郭又因心脏病突发,被送来医院抢救。

  按郭光允的说法,他“一开始并没有举报程维高的想法”,相反,他在程刚到河北赴任时,还对其充满了幻想,认为程维高从南方来,思想肯定不守旧,可能会促进河北的发展。

  “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郭光允说,“一开始是程的妻子儿子插手工程捞取好处,后来,李山林和程维高走到了一起,河北的建筑市场就开始乱了。”

  “我觉着自己有责任向上级反映”

  ———郭光允对李山林等人肆无忌惮地非法谋利终于忍无可忍

  即便如此,时任石家庄市建委工程处处长的郭光允还是对程维高心存幻想,专门写信,劝程不要重用李山林。但郭光允的“不识时务”很快遭到了报复,李山林成为建委一把手不久,郭光允工程处处长的职务就被免了,而他作为高级工程师应享受到的待遇也迟迟不能兑现。

  随着李山林等人肆无忌惮地非法谋利,郭光允终于忍无可忍。“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吃惯了苦,我知道老百姓的日子不容易,可人民的血汗钱就这样被贪官们糟蹋,我心痛啊,我觉着自己有责任向上级反映。”

  1995年8月17日,在经过认真调查后,郭光允向中纪委等部门发出了署名“正义”的举报信,在举报信中,他提到了程维高的责任,称“程维高、李山林是破坏河北建筑工程市场的罪魁祸首”。

  当时,郭光允还向省检察院寄出了一封相同内容的举报信。但不知什么原因,这封信后来落到了程维高的手里。郭光允的噩运也随之而来。

  “当时外面有4个特警站岗,监号里有6个在押人员24小时陪着我”

  ———郭光允回忆当时被作为“政治犯”被收审的境遇

  1995年9月,由河北省纪委出面,郭光允天天被叫到省军区招待所谈话,被要求交代匿名信的问题。而两个月后的11月21日,他被有关部门收审,关进了看守所。

  郭光允说,他是作为“政治犯”而被收审的。在关押期间,他几乎每天都要被提审,提审的主要问题是:匿名信是不是他写的?反程维高集团有没有后台和同伙?

  “当时外面有4个特警站岗,监号里有6个在押人员24小时陪着我,特别是提审时,看守拉着长音喊我的名字,就跟老戏里过堂那样。我感到很可笑,‘文化大革命’挨整都挺过来了,还怕这个,我当时想,自己从没进过看守所,这次就当体验一下生活吧。”

  然而,看守所里的生活毕竟不是郭光允这样的文弱书生能“体验”的。长时间的羁押和非正常的办案手段,郭光允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很大打击。

  1996年春节前,郭光允被有关部门以“投寄匿名信,诽谤省主要领导”的罪名劳教两年,并被开除了党籍。“后来我才听说,程维高当时授意要以诽谤罪判我几年刑,但是法院认为不构成犯罪,顶着没有办,程维高因此还把法院领导大骂了一顿。”

  郭光允被收审及劳教期间,他的家人及社会正义人士一直为其奔走呼吁。郭光允的老伴说,中央及中纪委的领导曾几次批示解决,但由于程维高等人的阻挠,一直没有取得进展。

  “我们豁出去了,光寄22元一封的快递,就花了数千元,寄了多少封记不清了”

  ———从保外就医的那一天起,郭光允开始大张旗鼓地反映程维高的问题

  74岁的原河北省老领导刘善祥回忆说,1999年,中央三讲巡视组到河北,“我在座谈会上提及了郭光允的事情,讲了十几分钟。”

  当时中央三讲巡视组的负责人阴法唐回忆说,“当时反映程维高的问题很多,了解到郭光允的事情后,我们感觉这是个突破口,要求省里进行复查。但复查的结果是否定了郭光允犯有‘诽谤罪’,却认为应定他‘诬陷罪’,我们不同意,认为省里没权力处理这个事情,应该由中纪委处理。”

  在劳教所呆了9个月后,郭光允被批准保外就医,而他所反映的问题也得到了中纪委的重视。2000年4月,中纪委人员用5个半天的时间,专门听取郭光允反映问题。

  此后,在上级组织干预和老干部们的呼吁下,郭光允劳动教养的处理被取消,党籍也得以恢复。但由于程维高的干预,郭光允仍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郭光允说,从保外就医的那一天起,他开始大张旗鼓地反映程维高的问题,并与妻子一起用实名反映。“我们豁出去了,光寄22元一封的快递,就花了数千元,寄了多少封记不清了。”

  今年2月13日,郭光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平反。石家庄市机关工委两个同志代表省委、市委,代表党组织正式向郭光允道歉。说以前郭光允的问题是搞错了,予以纠正。

  阴法唐对郭光允评价很高。他认为郭光允是一位反腐勇士,是英雄。但郭光允自己说,“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一份责任。希望我的事能唤起千千万万人反腐的信心,在腐败面前要有骨气和脊梁。”

  ■河北省的反思

  “程维高已成为河北人民的罪人,其最大的罪行当属阻碍了河北经济的发展”

  ———在采访中,绝大多数人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随着郭光允锲而不舍的斗争,随着李真等人违法乱纪事实的披露和处理,随着纪检人员的努力工作,程维高被查处了。事实上,程维高被开除党籍的事,也是近段时间河北省从官方到民间最热门的话题。

  “程维高已成为河北人民的罪人,其最大的罪行当属阻碍了河北经济的发展。”记者采访时,绝大多数人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一位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则认为,程维高所犯的错误,不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对河北干部队伍的建设,对人们的精神状态造成了很大损害,导致部分干部抓经济、谋发展的精力不够集中,这也是河北发展迟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位曾长期担任河北省领导职务的老干部说,程维高把河北搞得“乌烟瘴气”,“经济工作搞虚了,干部工作搞歪了,党风民风搞坏了”。最重要的,“就是他失去了监督,搞封建家长制,独断专行,为所欲为。这样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必须在党员干部中加强党风建设,进行深刻反思。”

  据了解,河北省各级党委部门目前正在组织党员干部,就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案件的通报,展开深入讨论。
4#
发表于 2011-1-12 21:31:34 | 只看该作者
路过!
5#
发表于 2011-1-12 23:23:10 | 只看该作者
“是!我是很霸道。但是,这一切都要放在政治体制上来观察。这个体制让我有权力霸道......”。。。纵然总要等彼人彼事彼时代过去后再披露,但怎么说,披露本身,也是一种进步。
6#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11:22:57 | 只看该作者
看过一篇关于郭光允的文章,很悲情,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还是幸运的,毕竟没被车轱辘给碾死。
7#
发表于 2011-1-14 15:27:26 | 只看该作者
这种体制也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体制!几千年了!
8#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 18:54:43 | 只看该作者
程维高﹑赖昌星案的结局,折射出的是朱熔基和吴官正同志的无奈。让这个社会最起码的公平消失殆尽,让那帮权势群体更加肆无忌惮。
9#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 18:57:08 | 只看该作者
现在深圳那个又暴出用钱买官,他是向谁买官呢?
10#
发表于 2011-2-15 03:18:46 | 只看该作者
中国的历史,总的来说是“帝王”历史;自夏至清,近4000年都是由“帝王统治”的!

在如此厚重的历史沿袭下,人治大于法治毫不奇怪。人治也并非一无是处,也有成功的案例。

但当上位者的本身素质觉悟和监督都流于形式时,社会就成大茶几老,处处皆杯具。
11#
 楼主| 发表于 2011-2-15 23:29:28 | 只看该作者
人治也并非一无是处,也有成功的案例。
教授 发表于 2011-2-15 03:18



    人治与民主的区别在于:人治社会,老百姓盼望出现一个清官;民主社会,老百姓自己选一个清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悠游户外

GMT+8, 2019-8-22 20: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