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户外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307|回复: 12

须警惕“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附《人民日报》同日头版头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9 23: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须警惕“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
2012-1-9 10:14:42  来源:中国青年报
http://www.cpcrugao.cn/news/2012/2012-01-09/54376.html


    “在今天,体制改革已经陷入困境,可以说是个不争的事实。近些年来,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被搁置,政治体制改革尚未进一步推进。”

  清华大学凯风发展研究院社会进步研究所、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今天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我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改革中途,“不想过河”

  在新的世纪走完10年后,国内的观察家说“中国社会的气质正在发生变化”;有人则认为改革已经终结,已经死亡。“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特征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征前期是改革后期是开放,而最新的这10年,维稳则成了最基本的基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流行的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认为出现了发展中国家经历的“中等收入陷阱”,另一种认为是改革处于停滞甚或倒退状态。

  而这份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主笔撰写的报告指出,中国现在最需要警惕的,不是上述两者,而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指的是,改革和转型过程会造就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会阻止进一步变革,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使其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由此导致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积累。

  “这就如同在一幢烂尾的大楼中,人们简单装修一下就搭灶做饭,娶妻生子,也俨然成为一片天地。”

  报告认为:“过去,我们过多地强调了渐进式改革的优势,但现在看,一个渐进式改革的国家陷入转型陷阱的危险会大大增加。因为在渐进中,使转型过程停滞并定型化的机会太多,既得利益集团从容形成的条件更为有利。”

  “其实,现在中国的改革困境并非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改革开始进入深水区,已经改不动了’。在改革初期,提出‘摸着石头过河’是一种现实的选择,但现在的问题是,可能是摸石头摸上瘾了,连河也不想过了。”

  盘点五大症状:用“维稳”的理由,拒绝改革

  报告分析了转型陷阱的“五大症状”。

    第一个症状是,经济发展步履沉重并日益畸形。

  报告指出,中国在经济上最现实的问题“不是停滞,而是亢奋、畸形的发展”。一方面,落后地区发展、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潜力等仍然存在,另一方面,体制决定了政府“反放缓”、“反停滞”的能力是极强的。“在转型陷阱的格局中,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处境艰难,经济活动的民间动力下降,于是,只能越来越依靠政府推动,大拆大建,上大项目,办大活动,盖大高楼,修大广场,甚至造大塑像。”

  报告把这称为“增量依赖症”。“在转型陷阱中,人们没有通过重要的体制变革来解决问题,于是只能寄希望于做大蛋糕,在不触动既得利益格局的前提下,用发展形成的增量来缓解问题。”

  在这种增量依赖症中,经济增长了,民众不见得会受益;但如果不增长,民众则会受损。

  症状之二是,过渡的体制因素被定型下来。

  出人意料的是,报告指出“改革动力的丧失,并不仅仅是领导层的改革意愿问题,而是在民众中已经对改革发生了疑问”。

  “如果现在是民众要求继续改革,而既得利益集团在那里阻挠和反对,事情也许还比较简单。”报告分析,“问题在于,既得利益集团让改革走样变形,以改革的名义获取利益,由此引起一般民众对改革的抵触。正如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看到的,现在老百姓一说起改革就心惊肉跳。其结果是,不仅实质性改革受阻,而且这个字眼都在失去民心。”

  比如,在一些地区的医疗改革中,需要降低不合理的高药价,相应提高医疗的价格,改变“以药养医”的现象。但过一段时间,压下去的药价又高了,结果是由过去的药价高、医疗价格低变成两者价格都高,患者的负担进一步加重了。

  症状之三是,社会结构趋于定型,固化为“贫富分化”的断裂社会。

  报告提醒,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的社会氛围或社会心态:其一,由于社会中的门槛加高,社会活力大大下降。其二,阶层之间的对立情绪凸显,“仇富”与“嫌贫”的集体意识在蔓延。其三,普遍的不平衡感为部分人的绝望感所取代。“比如在农民、农民工和城市底层等群体中,存在看不到希望的绝望感。一些社会矛盾的激化往往与这个因素有关。”

  症状之四,就是误判社会矛盾形成的拘谨心理和“维稳”政策导向。

  “近些年来,社会矛盾有明显增加的趋势,应当说,一些本来是市场经济中正常存在的矛盾,其中绝大多数并不会形成对政权和基本制度框架的严重威胁。但近些年来,有关方面产生了严重的误判,形成了一种不稳定的幻象。”

  在这种判断的基础上,“大维稳”模式形成了。它将社会的大小事都与稳定联系起来,“动员社会资源进行全方位维稳,将一些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常规化、体制化,使我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状态”。

  报告指出,用“维稳”的理由拒绝实质性改革,是“转型陷阱”的典型逻辑。“僵硬的维稳思维以及大维稳模式,最终结果往往反而是激化社会矛盾,甚至把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矛盾演变为对体制的怀疑和怨恨。”

  症状之五,社会溃败日渐明显。“首先表现为一些地方政府权力失控,暴力截访、血腥拆迁;权力失控的直接结果,是社会维护公平正义的能力在降低。于是,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成为相当普遍的现象。”

  “转型陷阱”是如何形成的?

  “转型陷阱”下的体制,是怎么逐步定型下来的?


  报告指出,它以权力与市场的奇异结盟为特征。“往往是权力与市场手段的交替结合使用,在权力手段方便的时候使用权力手段,在市场手段方便的时候使用市场手段。”

  报告分析,在既得利益群体崛起的过程中,下述过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官倒”、国企改制、矿产资源开发、土地开发、房地产热、企业上市融资……既得利益集团迅速支配了土地、矿产、金融资源,涉及遍布全国的基础设施、城市开发、公共工程、农村水利建设以及能源、电力、通信、制造等重要行业。

  “所谓中国模式,就是在这种体制中派生出的发展模式。在行政能力继续强化的前提下,把市场体制打碎为市场因素,通过权力重组市场因素,实现对资源的高度垄断。”

  由此,报告也解析了目前中国思想界“左派”和“右派”争论的混乱。“因为在过去许多年中,人们一直把权力和市场看成是两个截然对立的东西,两者关系是此消彼长的。”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把“左”理解为对这个混合型体制中“市场”或“资本”因素的警惕,将“右”理解为对“权力”因素的警惕。反过来说,“左”是在为“权力”因素呼唤,而“右”是在为“市场或资本”因素呼唤。

  “在打破转型陷阱之前,无论哪种呼唤,都有可能被既得利益集团借用,变成完善利益最大化的手段。”

  而当人们还在为我国“市场化改革不彻底还是过头”争论的时候,一些权力的非市场化和商品的市场化相衔接,已经成为最有利的牟利方式。“比如从行政上获得廉价的土地和资源,然后再以高价格卖到市场,还有比这种方式更有利于既得利益集团聚敛财富的吗?”

  靠什么打破“转型陷阱”?

  报告承认,目前变革社会的现实动力已经越来越微弱。“转型陷阱之所以能成为‘陷阱’,就是因为此时的体制已经对遏制变革作出了周密安排,资源垄断日益严重、利益集团坐大、社会控制愈益严密。但这并不意味着社会已经完全没有变革的动力。”

  “目前对改革停滞的不满在增加,变革的要求也在凝聚,另外,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圈子在不断收窄,许多群体被甩出圈子之外。这都是进行变革的现实动力,问题是如何将这种潜在的动力变成现实的动力。”

  报告认为,可能走出“转型陷阱”的道路只有三种:一是由政府实施改革顶层设计,并有相应的力量推动;二是利用现有可能的因素推动社会力量的发育,使社会力量成为打破现状的动力;三是在矛盾和危机推动下的被动改变,“但这要取决于既得利益集团的自省和觉悟”。

  不管哪一条路,报告呼吁,有四大措施是“不可回避”的:

  首先是,“汇入世界主流文明的方向”。报告认为,这个“世界主流文明”的核心价值包括“自由、理性、个人权利,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

  第二,“以政治体制改革再造社会活力”。

  “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建设,是走出转型陷阱最现实的动力。”报告认为,可以将解决暗箱操作、促进权力公开运作、形成制约权力的机制,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口。近些年来,中央政府已在推进政务信息公开。

  第三,在民众参与的基础上进行改革的顶层设计。

  “实际上,近些年来,改革之所以会走样变形,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缺乏民众对改革的参与。在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是由理想主义的激情来支撑的,缺少民众参与的弊端还没有充分显示出来。但在理想主义消退之后,利益成为主导改革的重要因素,缺少民众参与的改革很容易演变为大规模的‘分赃’。上世纪90年代的国企改革中就有很多明显的例子。”

  第四,报告最后呼吁,用“公平正义”凝聚改革共识。

  “在转型陷阱中,人们感受最深的、最不满的,是公平正义受到了破坏。因此,能够重新凝聚改革共识的,就是将推进公平正义作为改革的基本价值和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与法治建设应当是未来中国改革的核心内容。”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中国最需要的是一种勇气,一种能够正视既得利益格局,冲破既得利益格局,打破‘转型陷阱’的逻辑,走出目前僵局与困境的勇气。”报告最后写道。
 楼主| 发表于 2012-1-9 23: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用“维稳”的理由,拒绝改革

报告认为,可能走出“转型陷阱”的道路只有三种:一是由政府实施改革顶层设计,并有相应的力量推动;二是利用现有可能的因素推动社会力量的发育,使社会力量成为打破现状的动力;三是在矛盾和危机推动下的被动改变,“但这要取决于既得利益集团的自省和觉悟”。

报告认为,这个“世界主流文明”的核心价值包括“自由、理性、个人权利,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

“以政治体制改革再造社会活力”。

民主与法治建设应当是未来中国改革的核心内容。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中国最需要的是一种勇气,一种能够正视既得利益格局,冲破既得利益格局,打破‘转型陷阱’的逻辑,走出目前僵局与困境的勇气。”报告最后写道。
发表于 2012-1-9 23: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00: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青年报的文章
2.png
3.png
4.png
5.png
6.png
7.png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00: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去寻找这期中国青年报,然后珍藏。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00: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欣慰,中国的良心学者还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00: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赶快去看看,否则就删了
西彭赛摩 发表于 2012-1-9 23:36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00: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强文



人民日报:重庆探索共同富裕符合科学发展观
2012年01月09日06:28 人民日报
http://news.cn.yahoo.com/ypen/20120109/803928.html


1326081171491_339.jpg


    地处大西南的直辖市重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并存,近年经济高速增长,但底子薄、基础弱、发展不平衡,城乡、区域、贫富“三个差距”明显。新时期新阶段,重庆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努力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让发展成果为人民群众共享。

    为此,重庆市委三届九次全委会,专题研究“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问题,推出广受关注的“共富12条”,构建起“共富”的制度通道。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要‘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共同富裕,是党的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集中体现,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实现科学发展、社会和谐的内在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说,我们要坚持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走“共建、共享、共富”发展路子。

    逐步缩小三个差距,就是践行党的根本宗旨,落实科学发展观

    到2015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到2.5∶1左右,“圈翼”发展差距缩小到2∶1左右,基尼系数缩小到0.35左右

    近年来,重庆探索科学发展,快速做大了经济总量。GDP已从1997年直辖初的1500多亿提高到2011年的近万亿;“十一五”以来,人均GDP从1500多美元猛增至2011年的5000美元以上,历史性地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城乡居民收入、财政收入和利用外资等均大幅度提升,增速名列全国前茅。

    一般理解,重庆经济发展实现重大跨越,完全可打高分。但重庆决策者非常清醒,他们按照科学发展观要求,将这些数据放在城乡统筹、均衡发展、共同富裕坐标系下考量,发现仍有一些问题让人担忧,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三个差距问题。

    2011年初,重庆基尼系数为0.438,超过国际警戒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扩大到3.3∶1。全市还有城乡低保人口170多万,偏远的渝东南、渝东北“两翼”还有14个国贫县。
共同富裕,是一个很大、很难的题目,还没有现成经验可学。重庆缘何主动触碰这个难题?

    重庆分析认为,“三个差距”继续拉大不符合科学发展观,会遏制社会需求,内需难以启动,发展不可持续;会导致人心涣散,侵蚀党的执政之基。现在重庆发展形势不错,但如果贫富差距扩大,即使经济规模再大,人民群众也会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所以要下决心打好这个攻坚战!

    “我们党的根本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共同富裕和为人民服务,两者目标是一致的,共同富裕就是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是科学发展与社会和谐。”薄熙来说,30多年前,面对低水平的生产力,把经济规模做大是主要矛盾;但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邓小平同志有句关键的话: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因此,改革开放初,邓小平同志就提出,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30多年过去了,“前半句”已基本做到了,今后还必须继续坚持,同时要在“后半句”多下功夫。

    2011年初,重庆率先将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列入全市“十二五”规划目标,提出到2015年将其由0.438降至0.35,同时确定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从3.3∶1降至2.5∶1左右,以人均GDP衡量的主城区“一圈”和“两翼”差距从2.2∶1降至2∶1左右。

    上遵中央要求,下应百姓渴望,在发展过程中,统筹兼顾,处理好城与乡、工与农、发展与分配的关系,同步缩小三个差距,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这正是契合科学发展的“重庆逻辑”。

    为民谋利益是实的,不是虚的,给百姓办事,花再多的钱也不会错

    “共富12条”,5年总投入过万亿元,落到实处后,百姓将得到更多实惠,重庆也将大变样

    翻阅重庆市委全委会通过的《关于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决定》,“共富12条”有理有据,条条沉甸甸、硬邦邦、实打实,都是让群众看得懂、摸得着、有奔头的具体措施。

    比如,5年新增330万个就业岗位,发展微型企业15万个、个体工商户增加到150万个;2年消除绝对贫困,3年实现2000个贫困村整村脱贫,5年50%的贫困区县脱贫摘帽;让130万留守儿童健康成长、200万农村空巢老人老有所养;建成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使全市220万困难群众生活水平随经济发展而提高,不因物价上涨而下降;建设500个现代化小城镇;5年投入3000亿元,实现人人享有基本社会保障……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认为,推出“共富12条”,不是简单做加减法,而是富含改革创新精神,坚持当期可承受、未来可持续,注重综合配套,搞好系统设计,构建长效化推进、科学化考核的制度体系。

    在户籍制度改革上,实现农民工等转户进城500万人,户籍城镇化率达到50%;在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上,发展农村新型股份合作社2000个,实现农村“三权”抵押融资1000亿元以上;在发挥公有经济作用上,确保国有资本收益的30%用于民生;在收入分配调节上,将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比例由43%提高到50%以上……

    《决定》4000多字,但含金量很高,总投入有1万多亿元,落到实处后,百姓将得到更多实惠,重庆也将大变样。薄熙来说,为民谋利益是实的,不是虚的,就是要实实在在为人民大众着想。“我们这1万多亿元都是花在百姓身上,给百姓办事,花再多的钱也不会错,我们可以下这个决心。”

    直辖以来,重庆历届市委、市政府带领全市人民,一茬茬干下来,为改善民生、缩小差距打下了重要基础。2008年启动“五个重庆”建设,每个都与民生和发展环境连在一起。2010年推出“民生10条”,系统解决群众最关心的10类重大民生问题。

    丰都县地坝嘴村村民郑登斌夫妻都有残疾,是困难户。“两翼”农户万元增收工程启动后,他买了3头母牛崽,其中1头的钱是镇上补的,县里又补贴1500元修圈舍。3头母牛两年后可下6个崽,每个可卖2000多元。他将2亩地租给肉牛养殖加工企业种草料,每亩年租金700元。几笔账算下来,增收1万元一点没问题。

    2011年,重庆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15.5%和22%,达到20250元和6438元。城乡差距缩小到3.15∶1,“圈翼”人均GDP差距缩小到2.17∶1,全市基尼系数降至0.421。

    抓共同富裕能促进发展,共富与发展是良性互动

    共同富裕不仅是理想,也是动力;不仅是起点和归宿,而且贯穿于发展的全过程,是科学发展的动力和活力

    重庆认识到,追求共同富裕不会耽误发展,共富与发展是辩证的统一,并不矛盾。

    大学毕业后在重庆一家网站做编辑的宫梦媛,租了一套50平方米的小房子,月租金1100元,要花掉月收入的1/3。小宫正在申请公租房,租金只有市场价的60%。“等以后攒足了钱,再去买车买房。”

    重庆建设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约要投入1000亿元,但回报也很丰厚。如果中低收入群众住房完全靠市场,70多万户起码要花1000多亿元,得省吃俭用,幸福指数不高,消费也上不去。建公租房,“房奴”变成被解放的消费者,一户居民一年可多消费一两万元。

    这样划得来的账还有很多。一年多,重庆发展微型企业近5万户,带动就业40万人。如果这40万人失业在家,政府一年每人补助约5000元,一年20亿元。现在把这20亿元拿出来扶持微型企业,政府不用每年再掏钱,以后还会产生税收,带动更多人就业。农民工等转户进城,500万人有了城市社会保障,消费水平如果与同城市居民一样,每年将拉动数百亿元消费。

    现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和出口之弦已经绷得很紧了,但消费却相对滞后。如果一般劳动所得老上不去,社会消费就会不足,那无论是对微观经济还是对宏观经济,都会产生损害。所以要转变发展方式,着力点应在提高广大群众的消费水平上,拉动内需,培育和扩大市场,以增强经济发展后劲。这与改善人民群众生活、实现共富,又是完全一致的。

    “共同富裕绝不是要‘劫富济贫’,更不是走回头路、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重庆市发改委主任杨庆育说,重庆将基尼系数目标定在0.35,既有利于分好“蛋糕”,也有利于做大“蛋糕”。

    “健康的生产关系能有力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发展是硬道理’,这里讲的‘发展’,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统一,既是讲物质,也是讲精神;既是生产力的进步,也是生产关系的科学调整。”重庆更深远的思虑是,共同富裕不仅是民生、是公平、是理想,也是持续发展的动力;不仅是起点和归宿,而且贯穿于发展的全过程。只有走共同富裕之路,才能调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发展才有了内在的驱动力和社会的合理性。

    重庆这几年抓民生、促共富,不仅没影响经济,发展的质和量还有了很大提升。近3年经济增速连续保持全国前三,初步统计,2011年增长16.5%,增幅跃居全国第一。事实说明,抓共同富裕并不耽误发展,还促发展,共富与发展是良性互动。

    缩小差距,共同富裕,本身就是重大改革,也需要改革精神

    着力深化改革,在收入分配、财税调节、公共服务、社会保障、户籍制度等方面进行体制机制创新

    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鱼池镇山娇村村民马培义,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作抵押贷款20万元,建起月育雏20000羽的脱温育雏场,年收益达30万元。在他带动下,全村有14户农民通过“三权”抵押贷款88万元,用于发展肉兔、土鸡产业。

    农民的承包地、林地、房屋是其最大财产,但如果不实现流通,就是一堆“死资产”。2010年,重庆第一个在省级行政区全面开展农村土地确权颁证,并不断扩大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和农村居民房屋“三权”抵押融资的规模和范围,到2015年将实现“三权”抵押融资1000亿元以上,让“死资产”变成“活资源”,成为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的不竭之泉。

    黄奇帆指出,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本身就是重大改革,是推动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力。同时,实现共同富裕也需要改革精神,要通过深化改革实现新的制度安排。这些年,重庆搞共同富裕,不仅没有放缓改革开放步伐,反而是改革措施层出不穷,不断向纵深推进。共富与改革开放不仅不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户籍制度改革,无疑是重庆发起的又一场攻坚战。其最大突破在于,农民工等转户进城后,可及时穿上城市的就业、住房、养老、医疗、教育“五件衣服”,同时在3至5年过渡期内可不脱农村的承包地、林地、宅基地“三件衣服”,过渡期后仍由农民自愿选择“穿”或“脱”。一年多时间,重庆已有300多万农民工等转户进城。

    还有,公租房建设,微型企业发展,收入分配调节,农村集体产权股份化改造,按中央授权进行“地票”交易等,无不蕴涵着突破性的改革思路。

    重庆2010年财政收入不到2000亿元,而“共富12条”涉及面宽,投入将超万亿元。“小财政”如何推动“大目标”?市财政局局长刘伟的答案是:改革。

    举措有三:一是坚持全市财政一般预算50%以上用于民生、75%用于区县和基层、新增财力70%投向农村这三条“硬杠子”。二是以财政资金撬动和带动社会投入。1万亿元投入中,约5000亿元是政府财政支出,另5000亿元是政府出制度安排,社会企业拿钱。三是今后5年,作为“第三财政”的国有资本收益上缴财政比例将由去年的15%提高到30%,用于民生,服务社会。

    更可喜的是,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基本形成。两江新区迅猛起步,年产1亿部的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基地加快推进,5年后重庆工业销售值将由1万亿元增至3万亿元,至少可新增就业岗位150万个。工业发展必将推动金融、物流、商贸、旅游等服务业蓬勃兴起,国际级云计算基地和离岸结算中心加快建设,服务行业可新增180万个岗位。这将为重庆实现充分就业,走向共同富裕打下坚实基础。

    在共同富裕的“沃土”上,生长出和谐社会的“参天大树”

    缩小三个差距,不是不能干,只要下决心,真想干,下实劲儿干,又能干到点子上,就可以一年一个样

    开县铁桥镇的农民王易成数着手里的养老金,脸上乐开了花:“每个月都能按时领‘工资’,这可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啊。”

    从2011年4月起,重庆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较全国提前4年完成全覆盖。未来5年,重庆还将投入3000亿元,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人人享有基本社会保障。

    和谐社会最重要的基础是民心,共同富裕是实现和谐社会的基础条件。“公道行,人心平,天下宁”,共同富裕是培育和谐社会的“沃土”,在此基础上,能生长出和谐社会的“参天大树”。

    在重庆的设计中,缩小差距,共同富裕,很重要的一点是基于社会公平与分配正义,通过制度安排,使全体社会成员获得公正的发展机会,共享发展成果。因此,重庆重视加强收入分配调节,促进分配公平,明确提出要贯彻按劳分配原则,提高劳动分配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将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比例由43%提高到50%以上,按上年全市城镇经济单位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0%动态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共富12条”,哪一条落实起来都不轻松,都是新的挑战。重庆市委全委会要求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做有勇气、有能力的人,只要于民有利,就要敢于担当,敢于坚持,敢于碰硬,认准的就干,而且要努力干好。

    同时,重庆要求全市广大党员干部,继承和发扬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传统,做好群众工作,促进社会和谐。重庆深入开展“三进三同”和“结穷亲”、大下访三项活动,全市有26.1万人次参加“三进三同”,35.4万名干部“结穷亲”57.6万户,各级干部近3年接访下访群众280万次,680万群众直接受益。

    薄熙来说,领导干部要算好“人生大账”。真要想干事,就得惜寸阴。缩小三个差距,不是不能干,只要下决心,真想干,下实劲儿干,又能干到点子上,就可以一年一个样。每个人都有潜能,如果能为人民多做一些贡献,生命就会更有价值。

    近年来,重庆群众民生满意度、安全感指数、幸福感指数、社会和谐稳定度均大幅上升。2010年重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综合考核得分全国第一。群众对党委、政府工作满意度上升到93.8%。

    站在山城重庆朝天门的码头上,看滚滚长江与嘉陵江在此交汇,浩荡东去。城依山而建,江穿城而过,“江山”如画。重庆人民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改革创新,奋力拼搏,致力于建设一座更加和谐的城市、创造一种更加幸福的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00: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遵中央要求
发表于 2012-1-10 13: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欣慰,中国的良心学者还存在!
轻舟悠游 发表于 2012-1-10 00:06



    你太天真了吧?!还“良心学者”?!

现在还有谁不知道,挺不挺体*改,其实是站队的问题?!
发表于 2012-1-10 13: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你,看起挺愤的,连D争的基本手段都不会,你还混啥体制哦?太傻太天真。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15: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你,看起挺愤的,连D争的基本手段都不会,你还混啥体制哦?太傻太天真。
教授 发表于 2012-1-10 13:19



    挑动什么D争,现在是和谐,争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2-1-10 15: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太天真了吧?!还“良心学者”?!

现在还有谁不知道,挺不挺体*改,其实是站队的问题?!
教授 发表于 2012-1-10 13:14



    任何社会都会有独立思维的人,不要认为所有的人都现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悠游户外

GMT+8, 2019-10-17 03: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